文章封图

2019濑户内海艺术节西边的四个岛上到底有些什么(1)本岛、粟島

廖信忠  ·  29天前

2019年的濑户内海艺术节又结束了。

三年一次的艺术节,从无到有,独特的内海风光与展示方式,让遥远的偏乡现况受到关注;短短几年也使濑户内海成了现代艺术的重镇,

从2013年第二届濑户内海艺术节起,展区扩大增加了濑户大桥以西的四座岛屿:本岛、粟岛、高见岛、伊吹岛。

濑户大桥

濑户大桥

每届艺术节有三季,春、夏、秋,西边这四座岛屿仅在秋季时参展;本来秋季展游客就较少,出发城市又离高松有段距离,因此这四座岛的游客一向比较少。

本届艺术节,我又去了西边四岛;游客少了些,更象是一次拜访老朋友的秋游。


本岛

本岛虽小,但在日本历史上相当有名。

濑户内海从古代就是连络日本东西的重要航道;内海的潮水西从下关的鸣门海峡,东从明石海峡涌进,汇合在现在濑户大桥一带,古称备中的冈山西南,与古称赞岐的香川西部之间的海域汇合;这带海流复杂,旋涡很多,非经验丰富的船员难以通过。

在这片海域里,分布着包括本岛、与岛、柜石岛等等大小二十八个岛屿,总称为盐饱诸岛。盐饱诸岛的居民善于航海,自古以来一直是各方诸侯大名所争取的对象;所谓”盐饱水军”,既是佣兵又是海贼,谁争取到盐饱水军,就能控制濑户内海,就能一统天下;到了江户时代,盐饱水军成为幕府的御用船水军;日本的航海史里少不了盐饱居民的身影

盐饱诸岛海域

盐饱诸岛海域

本岛就是盐饱水军最重要的基地;如果你能了解这些历史背景,其实可以读懂本岛上大部份的作品;在本届艺术节,本岛上即不少以”船”做为主题的展品

要去本岛,需从离高松40分钟车程的丸龟港出发,丸龟是第二次来了,安静的小城市,但我最期待的是晚上吃骨付鸡

从丸龟港坐船到本岛的轮渡,大约25分钟,有时候丸龟的吉祥物会出现,那炙热的,阳光下烁烁发光的古铜色肌肤,其实他的本体就是骨付鸡

但喜欢艺术作品的朋友别忘了,丸龟站前的猪熊弦一郎现代艺术博物馆相当值得参观,建筑设计者是谷口吉生,就是纽约现代美术馆的设计者,里面的咖啡店相当漂亮,据说在日本的博物馆咖啡店排得上号,每届艺术节,猪熊弦一郎现代艺术博物馆也是连动展出的单位。


在本岛的甲生港旁,你能见到编号ho001的作品《出航》,是一座钢制帆船型状雕刻,这船好像飞了起来一样。

这艘船指的是”咸临丸”,1860年时日本第一艘往返太平洋至美国的船舰,他的船长是知名的维新志士胜海舟;在日本人人都知道胜海舟渡美的故事,但并不太清楚,咸临丸上船员五十名,就有35名来自盐饱诸岛,其中有二十几名来自本岛;相比于盛海舟,这二十几人,才是本岛居民心目中的英雄;后来,阪本龙马的贸易组织海援队有招募了大量盐饱水手,这些都来自于他们那优秀的航海技术和对大海特殊的感觉。


《天空织网》

这也是2013年起就有的网红作品,春季它在沙弥岛展出,秋季移到本岛,这面高五米宽六十米的巨大网子,照片经常与濑户大桥一同入镜。站在五颜六色的渔网前,眼前风景仿佛被渲染成不同颜色。

这是件充满意义的作品,丸龟靠近濑户大桥一带的几座岛屿,称为岛五岛,本来几座岛屿居民来往挺频繁,上世纪80年代因濑户大桥桥墩工程影响,各岛的渔业衰落,待大桥建好后,几个岛屿反而孤立起来,越来越陌生了

《天空织网》的目地,就是将这几座岛屿的人心重新连结,五个岛屿的渔夫先各自编渔网,再连接起来成为一个巨大的网;你仔细看那面五颜六色的网,编织方式稍微却有些差异,共有快四百人参与编织工作。艺术家有了创想,请当地居民一同帮忙完成作品,这就是艺术祭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凝聚向心力,协同合作

在其他地方杂志里刚好看到作者五十岚靖晃的专访

在其他地方杂志里刚好看到作者五十岚靖晃的专访


《海境》

这是间幽暗的老屋,当你走进屋内,你会看到处拆掉地板,露出底部的方格,有烟雾流动,打上蓝光,仿佛屋子下面就是深遂的海底

再走到屋子的另一侧,一根重锤掉在屋中央,你仰头往上一看,一艘船在头顶上,还见到海面的波动,剎那间,你彷彿有种你是在海底的错觉,难道这整间屋子都在海里?原来,那也都是用蓝光与烟雾制造出的错觉

艺术家中村厚子想要重现本岛附近复杂的海流,让人联想到濒临危险的渔民的生活和文化。这间屋子本身就是一座超越预期的经验;中村厚子是一位非常擅长利用装置来扩充展览空间的艺术家,她大部份的作品并非「被放置」在一地,而是介入空间之中;让参观者直接用五感来体会,冲击性地去影响每个走进来的人


《爱之路》

这是本屆新作,这艘多边型的仿纸折船,在小运河上飘浮,看起来大部份好像是如火燄般的橘色镜面,但他颜色和图案随视角变化而变化。

这件作品来自印度的三人艺术工作室”Raqs Media Collective”,他们也是明年横滨三年展的艺术总监;这件作品看起来简单,在这极安静,只有自然之声的环境中,随着微风缓缓漂泊,看久了竟然心里浮起了一丝隐隐约约的不安感;我一第次路它飘在水上;第二次路过退潮了,它搁浅在岸边

作品的发想是平安时代的一首短歌”由良のとを わたる舟人 かぢをたえ 行方もしらぬ 恋の道かな”(船桨遗失/船只漂荡/无法知晓恋情的去向),大概恋爱之路就像这条河,恋爱中的人就像失去船桨的小船,有时漂浮、有时搁浅,说沉就沉。

 

《从产房到殡屋》

这件作品是艺术祭中所有作品,唯一触及死亡议题的作品。它整体安置在一偏僻阴森的树林里,高低起伏遍布着用红色旧布做成的扫晴娘,你冷不防走进去,可能会被吓着

按官方说明是这样的:本岛有所谓”两墓制”的习俗,也就是为每位故人准备埋葬遗体及参拜祭祀的两座坟墓。藉由走入墓中,凝视死与生,希望作品可以成为将来自过去力量船承到未来的场所

参观者从挖出来的中央走道走进洞穴,黑暗的洞里,会见到红色火燄等装置,一道光从上方的小孔照射进来。

创作这位展品的艺术家是古郡弘,是大地艺术节的常客,他很喜欢用人类自古以来就使用的材料制成的大型雕塑,比如泥,水,火,漆,植物,日本纸,铜和羽毛,融合了自然地形和日本各地的景致,创造了新的景观。

根据古郡弘在朝日新闻的采访,《从产房到殡屋》顶部渗漏进来的光及水滴,还有土壤的气味,让人可以确认到生命与自然的连接。古郡弘的地景艺术就爱利用这种原始的空间激发了现代社会中,人们已经遗忘迷失的那种遥远,甚至是恐惧的古老回忆

 本岛的作品集中在甲生与笠岛两处,有些距离,骑行在路上,濑户大桥在遥远的前方,植被已经稍微转红,蓝色的艺术祭大旗飘扬在金黄花海中,很有秋季展的感觉

穿过岛中央丘陵地带,本岛北边的小港村是”笠岛”,笠港这的建筑更精致古雅,街屋顺着和缓的谷地起伏而建

弯曲的小巷,石墙、石板路、水沟与建筑非常完美地镶嵌在一起;远离了本岛的核心地带,即使是艺术节期间,游客也不多

盐饱群岛居民驾船技术可追溯到源平合战期间,直到战国、德川幕府时代,因军功而得到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所授之朱印而受到保护,是实质上的自治;在江户时代,盐饱群岛的核心就在笠岛,一肩扛起江户时代的海运技术。

笠岛的街道之美,属于那种毫不吝惜金钱建设,又用造船技术坚持所打造出来的屋宇;在明治时代后盐饱诸岛失去了自治特权,到战后,居民逐渐流失,只有留下了美丽的街道与建筑

没出现在艺术节展品列表里的是这座被改造过的町屋,里面摆放了丹麦家具设计大师FRITZ HANSEN的那些经典家具,你不一定喊得出那些家具的名字,但你一定见过那些家具,比如门口摆放那具布满青苔的”蛋椅”

整间町屋被改为一个开放式的休息区,你没想到日本老屋与北欧家具可以如此搭吧!

这张椅子是知名的PK22休闲椅


《Moony Tunes》

这件老屋里的作品,主要是由石材所制作,垫高的地板上,一面大大直径约2.2米圆型石板,后边红线吊着高低不一的石块;如果没有其他游客时,非常安静,耳边传来寂寥的传统音乐,如果有不大不小的雨打声就更好了;作品结构简单,却让人看得入神

这件作品的作者是谢素梅,是卢森堡籍的艺术家,她的父亲是广东去欧洲留学的小提琴家,母亲是英国的钢琴家,父母将她培养成优秀的大提琴手,后来,她竟然改学当代艺术,成为视觉艺术家。2003年时她代表卢森堡参家威尼斯双年展,夺得国家馆金狮奖,声名大噪

谢素梅在这样的背景下,音乐也是她艺术作品的重要探索主题之一;如果要欣赏这件作品,就如作品名《Moony Tunes》满月的曲调,不如把它当作一件具像化的音乐来欣赏;纹路浑然天成的圆型石板当然就是月亮;高低悬挂的火山石,那像潮夕,又象是飞过的流星;月的阴晴圆缺关联着潮起潮落,广阔的大海,又象是浩瀚的宇宙

这么欣赏,寂寥的作品,忽然诗意了起来


《revolution/Worldlines》

这间小院里有两件作品,都由德国艺术家Alicja Kwade所制作,其中《Revolution》可算是她2017年的名作,在本岛的展品,她用了本地的石头,前面说过,本岛古代曾是采石场,被运去建大阪城;她运用这些石头,以及不锈钢圆管,细长的管子支撑着沉重的石头,产生了一种紧张不安的感觉,却又让人觉得如此圆融有序,打造出这具如行星轨道般的作品

若不是亲临现场,你实在无法想象这样的作品,竟然与传统的日式居住空间如此搭配,那一瞬间的错觉,仿佛让你升到了哲学的高度

Alicja Kwade经常利用金属与镜面材质来打造富有空间、时间、科技感,又富有哲学元素的作品;在院子里的另一个房间,她安置许多等身镜;造船严谨传统出身的盐饱工匠,在造房时,也非常注重对称、均衡;榻榻米、门窗、梁柱,呈现各种几何型,在这样的屋里安置了许多镜子,造成了一种虚虚实实的效果。


《水下的天空》

乌克兰艺术家Alexander Ponomarev这位视觉艺术家,经常构思有关”船”的作品;在本岛偏远处的沙滩,它利用三只老船的骨架,表面覆上沙粒,让它看起来好像是砂石造的船,其实它是相当轻的材质,船底则缠绕着老旧渔网及绳索,形成如梦幻城市的浮雕造型。渔网及绳索则垂吊着铅锤及鱼钩针等渔具;当风吹过,三艘船会摇曳晃动。

船下各有面镜子,当天气晴朗天空澄蓝,这面镜子反射出的画面,就好像你船下的水里,往上望见的天空般

你可能觉得这个奇怪的装置并没啥稀奇,直到你注意到了,船只靠着一根柱子,一个支点撑着,并且让它轻盈地摇晃起来。

这件作品在本岛比较偏的地方,我骑着自行车冒着雨去看这件作品,结果雨越下越大,与少数几位游客被困在这个小亭子里了

这天不巧,后来一直下雨,坐船回丸龟的途中,冷冷的海风冰雨打在脸上


粟岛

这是座现在只有两百左右居民的小岛;这座岛上有日本第一所海员学校(1897年创立)日本近代第一批商船船员都是这里培养出来的,想必这所学校建在居民历来善于操舟的盐饱群岛也是很合理的;此外,岛上曾经的幼儿园、小学、中学,都已经废校,改为艺术祭的展场。

要去粟岛,要先坐车到JR诧间站,再换接驳车到须田港;须田港小小的,售票处本身也是个有些敷衍的展品,就不拍了

粟岛港边,即使艺术祭来了许多游客,当地居民还是各干自己的事,坐在港边聊天,等待轮渡送来他们要的东西

这是旧粟岛海员学校

你在院子里可以看到甲午海战中,被日舰击沉的镇远号,舰钟被展示在这。

在旧海员学校里,有这么一个不那么起眼,却很有意义的企划,是由东京艺术大学教学日比野克彦所发起的”一作日丸”船上美术馆,将从粟岛附近海域捞起来的东西,做成美术馆的型式来展示

已经是美术界权威的日比野克彦,当年参加了埃及亚历山卓海底古城的探堪工作,当年这座海底古城被发现,震惊了世界;他想,海除了是地球生命诞生的地方,还充满了未知的神秘;那么,做为”日本列岛子宫”的濑户内海,千百年来各式船只来来往往,上演着各种历史大戏,这积蓄着不同时代存留物的海里,到底能找到些什么东西呢?既然艺术祭的主题是”海洋复权”,那么,就要把潜藏在海里的东西挖出来,看看另一个世界里藏了些什么。

挖出来的东西也不一定都是宝藏古物,更大多数时候是垃圾,他们都一并展示,对艺术家而言,从海里捞出来的尽管是垃圾,也是一个时代,要去考虑背后,是什么原因什么背景,这玩意被抛在海里,从而想象这些东西对海里的影响,海中的世界变成什么样

在外面码头边的一间船长小屋,将”垃圾分类”做到了极致,把海里捞出的垃圾,按照颜色分类漸層摆放,竟然呈现出了一种异样的美感。

这艘小船名为”种乃船”是企划的一部份,可以载着参观者出海,看看粟岛的海岸线是怎么样的,顺便带你捞一些东西。


穿过居民区,往岛的内地去,高处丘陵是旧的幼儿园及小学,现在都已经没有学生。


《思考的轮廓》

幼儿园的场地,被改为一个相当迷幻的地方,白底黑线,站在正前方,你分不清哪条是真的立体的黑线,哪条是画出来的黑线,有很强的错觉感。

另外两个房间,一间是白房间与黑线

另一间是黑房间与白线,就象是进入一个二维的世界

视频你们感受一下,这个展品,大人与小孩走进去有截然不同的反应,大人看了由衷赞叹这创意;小朋友倒是在其中玩得挺开心;停办的幼儿园,终于又有小朋友的笑声了


《失去的孩子们的歌》

粟岛的原来的小学,也被改为展场

保留了原有的课桌椅及书包,教室样貌,音响传来小朋友的嬉闹声,可是人去楼空;

所有日本小朋友的恶梦,也成了孤零零的,再也没有小朋友可吓

校长室,所有的时钟,都指向下课的四点十分

从1930年,还有近300名学生,逐年递减,一直到废校那年,3名学生毕业,这张一年一年记下的表,着实让人看的感伤,但那也没办法

音乐教室也传来校歌的琴声,也不见人影,从教室的阳台可鸟瞰粟岛的街区;人口流失及老化已经注定不可逆转。

已经不会再有学生了,但为什么还是要充份利用学校这个空间呢?在日本偏乡,学校就是社区的中心,一代代乡民在这读书,举办运动会及祭典,从这里毕业,遇到天然灾害时,学校也成为庇护所;学校就如同社区的灯塔,守护着村庄,交织着社区的喜怒哀乐;如今废校,就如灯塔熄灭,只留下空虚的回忆,让许多老人心痛,感受不到希望。

所以,废校的空间利用,不仅是做展场,更在于让学校这座灯塔重新亮起来,让空间产生力量,让人心感动。

《漂流邮便局》

这个企画,上一届仍排在艺术祭的项目里,这一届已经不再列入,但这所小小的”邮局”,俨然已经成为粟岛的重要景点。

多年以前,艺术家久保田沙耶,改造了粟岛上的旧邮局,打造为”漂流邮便局”;从全世界各地寄来的信件,饱含了寄信人想对收信人想说又说不出口,无法诉说的那些话;久保田沙耶邀请岛上已经退休的邮局老局长回来,一起守护这些饱涵回忆的信件。

在邮局内,每个人都默默阅读着信上的文字,不时传来啜泣声,如果你读了信,觉得里面的话是对你说的,你可以将它带走

现在邮局里已经有快三万封的信;中央有一八角型的桌子,一条条钢琴弦挂着载满明信片的马口铁盒,当桌子旋转,铁盒轻轻摇晃,就如同海中漂流的瓶中信般。

三年前我去粟岛时,与老局长有一面之缘,这回见到老局长仍然身体健康,神采奕奕与参观者合影,心里很开心

如果你想要在世界上某个地方安放着自己隐藏的感情,请寄到:日本国 香川县 三丰市 诧间町 粟岛 漂流邮便局 。写上你想寄的人名字,名信片一般航空邮资即可。


《粟岛艺术村计划》

这是由原本的粟岛中学校舍改建的展场,专门供给年轻艺术家发挥创意,这一届的展出企划,由年轻的艺术家大小岛真木,与来自印度的Mayur Vayedae艺术家三人组共同合作

大小岛真木制做了好几只拼贴的鲸鱼,挂在室内,每只鲸鱼上都画满了如生命起源、动植物、骨骸、机械,许多图腾性的图案,并拼贴了些海洋垃圾,呈现效果颇惊人

这灵感来自于她一次的海上航行,她看见海面上飘浮着一具鲸鱼的尸梯,大小鱼类正围着这具尸体啃食,上空海鸟也飞来飞去啄食;终究,这具尸体被啃得差不多时,会沉到海里,成为一具骨骸,这骨骸也成了鱼类的居所,成为许多海洋生物的生命来源;是死,也是生,循环不息

而Mayur Vayedae是来自印度一个名为Warli的少数族群,在这个族裔的神话里,海洋、大地、山脉....甚至是天堂这是一个循环的”整体”,构成了地球;Warli族将这些充满奥妙的神话用壁画的方式画在山洞里,讲述人类历史旅程的故事,因此对Warli族来说,”洞穴”是一个充满神圣性的地方

在艺术村的教室里,Mayur Vayedae用传统壁画的风格,在油纸及黑板上描绘了如海洋、家禽、街道等图岸

Warli族这种生生不息的宇宙观,与大小岛真木见到鲸鱼后体悟出的海洋生命循环,殊途而同归,最后,他们将一具鲸鱼的骨骸,吊挂在改造成洞穴模样的教室内,洞穴里满是壁画。你分别看他们的作品时,还不会有那么深刻的印象;当最后走进这洞穴,终于知道他们想要表达些什么,冲击特别强烈。

我骑着自行车在粟岛的街巷港边穿梭,你们体验一下。

粟岛上居民爱拿渔船用的浮桶做花园改造,你们看看

临近万圣节,这样也可以

在港里载沉载浮的可爱浮桶

这是粟岛的另一面海滩,已经没有游客到这里了,就连居民也没几户,一片宁静海,潮水静静地推向这岸



 

#瀨戶內海

廖信忠

著名话痨-Weibo

公众号:廖信忠
微博:廖信忠
关注
取消关注

418赞

发布于2019-11-11

收藏
分享

分享到微博

微信扫一扫

我走我的独木桥

冷门景点,城市的观看方式

订阅
取消订阅

全部评论

有什么想说的嘛?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文章

2019濑户内海艺术节西边的四个岛上到底有些什么(2)高見島、伊吹島

高见岛 高见岛(Takamishima),是一个面积只有256公顷的小岛,中心是称为”龙王山”的山脉,整个岛呈的锥形。...

2019濑户内海艺术节展品赏析指南(5)─女木岛/男木岛/高松

女木岛、男木岛这两座小岛在同条轮渡航线上,大多数游客将她们列为一日游行程;尽管岛名相似,相邻那么近,却各自孤立,不同的地...

2019濑户内海艺术节展品赏析指南(4)─小豆岛

小豆岛是濑户内海的第二大岛,真正有山有海的岛,艺术作品也比较分散;只有一天看不完全部,只能挑一个区来看。

2019濑户内海艺术节展品赏析指南(3)─丰岛

“一岛一美术馆”的第三座美术馆是2010年建成的”丰岛美术馆”,在面着海的山坡缓丘,梯田包围的纯白水滴状建筑,谁能想象,...

2019濑户内海艺术节展品赏析指南(2)─犬岛

继直岛美术馆后,福武总一郎又将BASN计划扩展到其他岛屿上;第二间开设的美术馆,在人口不到60人的犬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