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有蔓草

顺着山走,沿着水走,跟着国道省道县道铁道古道一站一站走,带着听过的传奇读过的故事开过的脑洞,用脚去问候地图上那些好听的名字。

订阅
取消订阅

1,304 订阅

  • 全部8
  • #四川2
  • #安徽2
  • #山西2
  • #内蒙古1
  • #云南1
  • 展开

全部

忽然就走到了宣城(下)

谢公楼上北望很难瞧见敬亭山,南眺也很难瞧见宛陵湖,所谓楼高高不过……其他的楼,转了一圈儿满眼都是楼。李白当年肯定是看见了...

忽然就走到了宣城(上)

早年间,我颇爬过一些宣城地界的山,一直绕着宣城外围打转。宣城一直住在我LIST上一个需要“精读”的位置,关乎太多诗词佳句...

忽然就走到了芮城

有一日我沿汾河南下,从洪洞广胜寺溜达到解州盐池。想来想去还是越过中条山去瞧一眼永乐宫。永乐宫一直不住在我的LIST里——...

忽然从巍山吹来的消息~

忽然,巍山就传来个消息。那消息,先按下不表………我忽然觉得有写一些东西的必要了。

忽然在朔州,见识一宇宙

春天的一个下午,突然想念武周山下刻石头的毛大哥,一冲动就跑去山西了。看罢故人看石头,和昙曜五窟聊了一下午,再从云冈南下。...

忽然就想去找一找高阙。

那一年我忽然就想去找一找高阙。

忽然就走到了石渠(下)

松格玛尼有个神奇的传说,山谷里有神灵住着,不让凡人盖房子——盖了隔夜就倒——不知真假虚实,不过显然本地人是信的,坛城周围...

忽然就走到了石渠(上)

那年夏天317堵车,从黑水雅克夏溜达了一圈儿下来,到卓克基睡了两天。为了躲开去色达的滚滚大军,我只好特意绕开了317,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