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情书》的城市小樽,原来那么好吃

电影《情书》的城市小樽,原来那么好吃

叶酱  ·  25天前


札幌去小樽的电车上,可以先拍一张剪影

札幌去小樽的电车上,可以先拍一张剪影


小樽属于那样一类城市,它是日系文艺小圈子内的大明星,稍往外围一点,可能就有点陌生了,“北海道的小樽,真的很有名么?”

面对身后一拨直接提着行李从新千岁机场直奔而来的游人,P先生困惑不已,难道北海道不是一个看雪吃螃蟹的地方?


曾经人们都是为了《情书》来小樽朝圣,被雪覆盖的船见坂、小樽运河工艺馆、旧日本邮船小樽支店、手宫公园……

这些在电影《情书》中出现的场景似乎都没有变,连同学生时代的藤井树,和技法尚青涩的岩井俊二。


谁知道呢?我又不是那个年代的文艺青年,来小樽的初衷,不过是在这儿订了一间米其林寿司店而已。

路上随手拍的一家寿司店暖帘

路上随手拍的一家寿司店暖帘


而现在,大多数人朝圣的主角却成了甜品和寿司,还有外国游客为之疯狂、当地人颇费解的“薯条三兄弟”。(吃完之后我也觉得好费解!)

或许全都可以用“物产”二字来解释,北海道种的土豆好吃,所以诞生了风靡东亚的薯条;乳产品质量高,所以奶油蛋糕和白巧克力极美味;加上海产丰富,马粪海胆和鲑鱼子海鲜饭瞬间让味蕾高潮。

到了小樽这个港口城市,还有美绝人寰的玻璃工艺品和西洋风满满的老房子,大海近在咫尺,昭和初期填海而成的运河绵延通向内陆。

河两岸的老石造仓库已废弃无用,现在改成新式咖啡馆和餐厅,供人缅怀当年船只进出港的繁荣景象。冬季的“雪灯之路”时候,河里会点上灯,后来才发现,几乎所有关于小樽的照片都会有此一幕。

 五月去的时候其实算比较尴尬的季节

五月去的时候其实算比较尴尬的季节


经典照片的意义在于,当你到达实地时,总有股难以言喻的失落感。这种落差在日本已被压缩到很小,但依旧存在。

从车站出来的一瞬初见小樽,天空特别低,悠长曲折的下坡路尽头便是海,有点镰仓的意思,但又很欧风,两侧的石头洋房令人仿佛置身神户。


废弃的旧手宫线纵贯小城,反正火车已不会来,走累了随意躺在铁轨上晒太阳就好。

还有带毛线帽的老太太背着一袋猫粮,对着路边的野猫自言自语,“本来是不可以随意喂你的噢,不过你看起来很饿的样子嘛……”

可以躺在不会有火车过来的铁轨上晒太阳!

可以躺在不会有火车过来的铁轨上晒太阳!

 

铁道木栅栏后挤出了很多玫红、紫红色的杜鹃,某些人家门口水仙还开得正旺。然而5月初,小樽似乎随处都能找到一个樱花半开的小公园。

很难想象,你能在同一天里看到盛开的水仙、春之樱、初夏之杜鹃,还有弥漫着盛夏气息的海鸥叫声。


这种身体纯白的黑尾鸥日语名叫“海猫”,因叫声像猫而得名,海边还有一座名叫“海猫屋”的咖啡馆,老式的红砖墙房子,有点深宅大院的感觉。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个曾辉煌过的海港小城还是有些萧条,不必刻意为之,相机里全是无人的空镜头照片,最最热闹的观光街道,甚至比不上东京一个十字路口的人流。

可就是奇怪,一些匠人一辈子就在这儿吹玻璃,有人甚至用地产生奶油做出了超越法国的甜品。

我的饭搭子曾连续三天惠顾小樽某家意粉店,玩音乐的老板年轻时开摩托周游世界,后来遇到现在的夫人,回老家开了一间摆满CD和吉他的餐厅,弹弹琴做做饭,跟误入的旅人聊聊天,也不知道是有多少浪子这般归隐于此。


12点准时来到群来膳用餐,门面低调到尘埃里去的二星寿司店,十几位的吧台坐席,除了我们,只有一对青森过来的夫妇,空空荡荡。

大厨长着一张肌肉紧绷的脸,让人想到《侠饭》里那位黑社会大厨。惜字如金,只在上一贯寿司时轻轻报出食材名字,并不和客人直视,手指上下翻飞旋转,如同心无旁骛的剑客,全然不关心生意好坏。


吧台和食器都极有小樽特色,清一色的玻璃器皿,这里叫“哨子”,极其清凉透彻,幸好暖气充足,毕竟5月初我还穿着薄羽绒衫到访的。


比目鱼,十六岁少女的白裙子,清清爽爽的开场白。


金枪鱼中腹,第二贯就上了肥渌渌的中toro,有点摸不清他家的节奏。


鲍鱼,充分吸收了酱汁,硬汉柔情的口感。


竹荚鱼(縞鰺),点了绿色的新鲜生姜末。


枪乌贼有点咔哧咔哧(コリコリ)的韧脆口感,甜度和鲜度适中,配柚子sauce像是打开了一种全新的感官。


北极贝


腌渍金枪鱼赤身


鰊(鲱鱼),第一次吃到这款寿司,京都常有干燥后甘露煮的鲱鱼配荞麦面吃。


帆立贝


鲑鱼子


时鲑,北海道的高级食材,每年5月到7月在三陸和北海道海域捕获的白鲑也叫“时鲑”。


中间来了一碗暖暖的岩海苔味增汤


生活在寒冷海域和深海里的牡丹虾,北海道的日本海侧和喷火湾是重要产地,没有不好吃的理由。


虾夷马粪海胆,价格和味道都很美,一口下去,类似于金枪鱼大腹带来的强有力冲击感,那一刹觉得整个口腔满溢烟花般爆裂开的肥沃香气,根本就败给它。


然而吃寿司的坏处就是总觉得午餐结束得太仓促,约莫半小时就结账出来,只好又跑去商店街的letao续摊。


吃下两块芝士蛋糕才满足,真的是甜而不腻,连奶香味里都散发着一股骄傲,一口就决定:再打包一个当明天早饭!再访小樽的日子,不知道何年何月了哎。


群来膳

地址:北海道小樽市東雲町2-4 ヴィスタ東雲 1F

营业时间:午餐 11:00~15:00 晚餐 17:30~22:00

定休日:每周二

人均消费:5000~10000日元

可提前预约

叶酱

曾在京都游学,最爱吃的背包客,去过两百多家米其林餐厅,现在是满世界找吃的自由撰稿人、旅行体验师。



#小樽#北海道#美食#米其林#寿司

叶酱

旅行的意义就是吃吃吃

公众号:叶酱的孤独星球
ins:叶酱
知乎:叶酱的孤独星球
关注
取消关注

203赞

发布于2019-01-23

收藏

叶酱的孤独星球

吃过30多个国家上百座城市的我,永远是为了美食而上路,体验精致的米其林餐厅,也深入到接地气的路边摊。

全部评论

有什么想说的嘛?

田小和

好爱小樽,请问住宿有推荐吗?

19天前 · 回复

推荐文章

因为好奇,索性连米其林斋饭也吃了

精进料理,大概听名字就不太会勾起人的食欲。通俗点说,就是素食,或曰斋饭。倒是正正经经在日本吃过一顿斋饭,某年樱花季,临时...

不小心闯入了一家全女性客人的创意餐厅

我经常善意地提醒来京都的朋友,千万不要穿着和服去吃怀石料理噢,同时也适用于其他任何需要正襟危坐并且花费1.5小时以上的餐...

Bo Innovation厨魔:糟卤扇贝大战梅菜扣肉

在吃分子料理之前,你最好先把对一顿饭的期待从“好吃”转移到“好玩”。比起烹饪,这更像是一场比谁更能异想天开的艺术科学竞赛...

在札幌,邂逅了一间小镇范儿的三星怀石

说起北海道,大多数玩家眼前会出现一个大写的“雪”,而吃货的眼前一定是个大大的“蟹”字。是啊,当地出产的三大名蟹鳕场蟹、毛...

雍福会|噱头大过于味道的本帮菜

接待广府来的吃货好友棠先生,第一顿选在雍福会:位于原英国领事馆的米其林二星本帮菜。这些标签加起来,应该是招待外地朋友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