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封图

在墨尔本过一个充满年味的夏日春节

喜喜看世界  ·  27天前

今年我在墨尔本度过了我的第一个中国农历新年。作为北京人,我很早就厌倦了春节年复一年的庙会、冰灯和烟花。甚至就连除夕的年夜饭都成了全家的负担,要知道我家任何人都不擅长烹饪,日常餐饮标准就是“猪肉炒一切”,但显然,猪肉丝炒扁豆、猪肉丁炒洋白菜、猪肉丁炒菜花这类家常菜在充满仪式感的大年三十,也未免太上不了台面。 

传说中“别人家的年夜饭”,在我家就变成了饭馆打包的炒菜和超市买来的速冻饺子。最后,当晚的情景一定会是这样:我妈抱怨外面的饭菜太过油腻,且不卫生;我姥姥则认为还不如自己煮的玉米粥好喝,而我姥爷则叨咕厨子完全不考虑老年人牙口不好的感受。最后总基调一定会是“没有年味”“不过也罢”,如此折腾一番,除夕才算真正过完。

今年除夕到来的时候,虽然我仍旧标榜满不在乎,但其实内心却对那个夜晚充满向往。随着年龄的增大,吃过世界上许多美食,也许在年三十的晚上吃什么,怎样吃,味道如何,早已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全家挤在一张桌子上,端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我姥姥姥爷我妈又开始抱怨,我则开始生气,而我爸就在一旁“和着稀泥”,但其实我们知道,我们都是装模作样,似乎只有这样吵吵闹闹才更有过年的感觉。

店铺橱窗也因为春节的到来而加入中国元素。图:Lily Zhang

店铺橱窗也因为春节的到来而加入中国元素。图:Lily Zhang

想到这里,不禁鼻子有些发酸。环顾我住居的地区,完全感受不到过年的氛围,趁着墨尔本难得的明媚阳光,我决定约上朋友小刘去市中心唐人街寻找春节的气息。 

小刘又约上了他的朋友老王,我们一行三人决定共进晚餐,欢度除夕。 

小刘是我在自行车店买自行车时候认识的,他流利的澳洲口音英语,一度让我误以为他是土著。今年40岁,平日有固定工作,业余还打理着自己的小生意。而老王则是他刚落脚墨尔本时候的老板,小刘辞职后,两人还经常联系,因为聊的来,便成了经常走动的朋友。 

在我们三人里,属老王岁数最大,他于90年代初期移民墨尔本,在这里一住就是快30年的光景。今年,老王的爱人带着孩子回国探亲,他正好空了下来:“虽然这边的春节没什么特别,公司也不放假,但毕竟是个由头,大家正好可以趁此见面叙叙旧。” 

我们走进老王相熟的一家经营广式点心的餐馆,老板早就给他留好了桌子。坐下后,话题不免就引到了当年。老王告诉我们,当年墨尔本的新移民远没有现在这么多,基本本平时大家都是各忙各的,有不少人还要忙着在餐馆或者超市打零工,挣钱贴补家用。但是一到年三十,就会有人自发的组织起家庭聚会。

那个年代,老一代移民都过得很简单,也没什么钱,除夕夜聚在一起无非就是两件事:喝酒及吃饺子。那会儿也不像现在这么方便,基本上任何食材都已经和国内同步,想买什么直接去亚超(亚洲超市)就能买到。正因为能买到的食材及其有限,因此还没到除夕,大家就提前分配好任务,有的负责买菜,有的负责买肉,老王被分配的任务则是找“擀面杖”。 

这项看似再简单不过的任务,可难住了老王,那会儿他跑了几个商店都没买到,也没想过要求助中餐馆,最后去路边捡了一根差不多的木棍,回家给室友借了工具,削成差不多的长短,带到了聚会现场。 

在华人眼中,吃了饺子年才完整。图:Lily Zhang

在华人眼中,吃了饺子年才完整。图:Lily Zhang

而另一项比找擀面杖更难的任务则是买菜,韭菜、茴香、木耳等我们日常常吃的食材在墨尔本根本遍寻不得。常见的蔬菜多是牛皮菜、西葫芦、秋葵、羽衣甘蓝等。好在大白菜是有的,于是白菜猪肉馅的饺子成了当时唯一的选择。

各种食材都可以和国内同步。图:Lily Zhang

各种食材都可以和国内同步。图:Lily Zhang

“我还记得那年,来的人最多,大家带着大白菜和猪肉,用我自制的擀面杖,凑合包了200多个饺子。”说到这,老王不免有些动情:“我们把煮好的饺子就着朋友从国内带来的醋和辣椒酱,边吃边聊,起初还说说各自的生活,未来的计划,随着瓶子里的高度白酒越喝越少,有人开始失控,开始想家,从小声啜泣到嚎啕大哭……” 

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像老王这样的老移民逐渐立住了脚,生活也因为自己的努力大有改善,而随着年轻一代新移民的到来,又给澳洲的华人圈增添了不少别样的色彩。 

老王那一代移民,语言是最大的障碍,在墨尔本也只能算是少数族裔,很多都从事体力工作,且相对生活圈子也比较封闭,基本只围着唐人街打转,朋友也多是中国人。而新一代的移民则多为技术移民,他们已经进入了澳洲的主流社会,多从事白领工作。

华人也会自发的组织庆祝活动

华人也会自发的组织庆祝活动

随着这些优秀人才的涌现,也有越来越多的华裔走入政坛,积极参政议政,为背后的华人群体发声、呐喊,争取权利。这也是近年来华人地位提升的原因之一。

另一原因,澳洲政府近年来努力推行“多元文化”政策,提倡各族裔之间和谐共处。很多白人和其他族裔对中华文化和华人也持更加开放和接纳的态度。甚至一些政府官员还会在大年初一那天,穿上唐装,来到唐人街,边作揖边“怪腔怪调”的和华人们说上一句“恭喜发财”。 

小刘还告诉我,他的一些来自越南、韩国、马来西亚的朋友也都会庆祝中国的春节,而且比起有些国人来,还要传统:有的会给孩子发红包,有的会在吃饭前焚香祭祖,有的还贴上春联和福字,甚至还有的会在年三十的晚上前往教堂,把美好的愿望写在纸上,挂在教堂门前的树上,用这种颇为独特的方式庆祝中国新年的到来。

舞狮让来游客感慨在国内已经许久没见了。

舞狮让来游客感慨在国内已经许久没见了。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晚饭也吃的差不多了,老王看了看表,示意明天还有事情要忙,于是我们结账出门。这时我才发现唐人街的节日气氛可比国内要浓厚许多:那边的饭馆刚在路边噼里啪啦的放了一挂震耳欲聋的鞭炮,这边的舞狮队就已经行动起来,路人也自觉地给他们让出一条路:前面一人举着绣球作为引导,后面两人披着“狮皮”紧随其后。当舞狮队来到华人店铺门口,老板还会顺势递上一个红包,意在感谢舞狮者的表演,再讨个新年的好兆头。 

挥别小刘老王,等待电车回家的路上,我掏出手机查看墨尔本春节期间的其他活动,发现除了舞狮外,还会有中国传统民间舞蹈、中华小吃夜市、灯光秀、赛龙舟等活动,这大大出乎我的预料。 

这时,我意识到,也许没有了庙会、冰灯和烟花的“加持”,在异乡过一个充满浓浓“年味儿”的夏日农历新年也不错。



#澳大利亚#墨尔本#春节

喜喜看世界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

公众号:喜喜见闻
关注
取消关注

142赞

发布于2020-01-27

收藏
分享

分享到微博

微信扫一扫

喜喜见闻

自由记者,旅行撰稿人,足迹遍布31个国家,利用“沙发冲浪”91次住进陌生人的家里。写下我的独一无二旅行故事,希望和你分享这个有趣的世界。

订阅
取消订阅

全部评论

有什么想说的嘛?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文章

浪漫|活力|艺术,在澳大利亚体验法式风情露天Party

年初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法式风情的露天party,主题是“So Frenchy So Chic”。

【澳大利亚】如何去墨尔本布莱顿海滩 Brighton Beach 彩虹小屋?

墨尔本对于澳大利亚人来说是一座「Cultural Hub 文艺之都」。市中心的每条街,每条小巷都充满着惊喜。市区外面的...

在澳大利亚,有一种男子气概叫Man Cave

到达西澳南部的小镇Albany,这里接待我们的沙发主人Alan是典型的澳洲成功中产。这从他家优雅的家具,大气的装修,和2...

我们顶风冒雪,2人、6天、徒步80公里穿越塔斯马尼亚“世界10大徒步路线”

(斯里兰卡小妞,兰卡华文第一自媒体)“30岁人生才刚刚开始,而且比起20岁,你对自己和他人都有了更清晰的自知。”  不...

Overland Track,塔斯马尼亚荒原行记

🚶穷游专栏第一篇,记录一段关于荒野和行走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