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封图

夜仓敷

廖信忠  ·  3月前

去过几次仓敷,这次乘车路过,忽然想看看夜的仓敷,于是黄昏时分,中途下车。

远方还是橙红的晚霞,此处却了下细雨,我從商店街慢慢走到仓敷的美观地区,一条越来越知名的老街。

这天周末,从最热闹的车站前一直走,很少跟我同方向的路人,几乎都是迎面而来的游客,大家都要离开了,这时候我才要去美观

仓敷的美观地区,这几年越来越有名了,几乎就像日本版的丽江;有老街、有水、有各种文创商品,满街的游客;这里就像冈山的后花园,假日就成批游客从冈山坐一刻钟的火车过来;而外地游客经常把仓敷做为顺便去的地方,白天过来,晚上回冈山。

我也没想到,人潮退去后,仓敷的夜竟然是另一翻景象,不仅是街道的美,还有更多人情温度

一走进美观地区的街道,我还是习惯先到林源十郎商店逛逛,临近打烊,平常满是客人的店内多了些清闲安逸

林源十郎商店

林源十郎商店

仓敷这几年火了起来,跟MT纸胶带有很大关系,以前谁能想到胶带上还能如此大做文章呢?千百种图案印在胶带上,但在仓敷,还是以本地建筑天际线与白墙格纹图案的胶带最受欢迎。

现在在日本,仓敷基本与文创老街画上等号,很多人忽略了,其实仓敷是仅次于大阪的工业城市;因此,仓敷产胶带,最早也是工业用途;谁能想到,本地那些风烛残年的老胶带厂,异想天开,硬是将胶带这日常玩意推上了一个美学的新高点,成为日系杂货的代表作。

林原十郎商店最早是一间创业于1657年的药材店,现在这栋楼成了一间设计商店;经营者已经不是林原家的子孙,是一个已经成立三十年,名为”仓敷创意计划室”的组织,继承了这个商号,背负了推广仓敷文创的使命,这是组织的直营店

这间店就像你在日本生活类杂志都会看到的那种空间,一楼是文创杂货、二楼是生活设计馆及咖啡;三楼是家居家饰,以前几次来我都能在这待好几小时;傍的商店变得非常好逛,大概是快下班了,店员都变得更亲切有时间慢慢跟你瞎聊。

美观地区游客虽然多,但”民艺店”、”纪念品店/餐厅”、”民家”还是颇平恒;这是条尺度恰恰好的老街,人潮多,却又不全然都是观光旅游,更多是休闲散步,用”消磨”来形容在这里渡过的时光最准确了,那就是一种享受;即使不喜欢太闹,也总能找到一条安静的小巷钻进去

退去人潮,她仍然是条漂亮的老街;仓敷老街屋最有名的特色就是海参墙,黑灰色的瓦贴在墙上,再贴上白色石灰漆喰,花纹类似晒干的海参,黑白分明,本来是用来防水防火,后来变成一种几何形状的装饰;在关西地区很常见。

说也奇怪,当白天观光客多时,你身在人群中,注意点全在店家的那些缤纷商品,有啥好吃的,即使时间充裕心态也变得走马观花;待夜色降临,这些小巷只有你一人,连脚步声都被放大时,你就注意到了这些姿态各异的老房装饰。

街变已打烊的民艺商店,橱窗里流出温暖的光线;你已经进不去店里了,仅留几件橱窗商品,反而更仔细地欣赏

老街夜里的灯光,有层次又不过份张扬,江户时代的老街屋外,大正浪漫风格的街灯,散发出温暖的光晕,即使在这样雨夜,投射在溼地上的光,也非目炫神迷,而是一种属于老街区特有的温润情调。

很多人天色还没暗,街灯还没亮,就匆匆离开了美观街道;但夜晚的美观老街更让人意想不到,浪漫而温暖。如果你知道美观的夜间照明,是日本照明设计大师石井干子所打造的作品,可能你就侧目相看,想留到晚上了。石井干子从上世纪70年代大阪世博会展露头角后,设计作品如白川乡、东京铁塔、浅草寺....都让人印象深刻;美观地区的夜灯,是他经典代表作之一,既要照明,又要显露老街的气质与温度。

越往老街的深处走去,越多民居,这条观光街的生活气息在华灯初上,游客散去后慢慢地浮了出来

鹤形山登山阶梯旁,一间流泄出温暖灯火的小餐厅;看着老板娘跟客人聊天到一半,跑到外面接电话,说话的情绪起伏,如同一首歌,亲切而诚恳;她说着说着,几乎要哭了出来;话闭,她在外头稍许整理了情绪,拉开门回到店里,隔着窗,又见她与客人有说有笑的。

美观地区的核心,是依着仓敷川这条只有600米的运河两畔,本町与东町所发展起来的;仓敷的”仓”即仓库的意思,”仓敷”这地名大概能理解为”仓库村”;靠海的仓敷,在300多年前的江户时代,成为西日本的县市,米、盐、棉花等物资运送到大阪或江户时使用的仓储和配送中心,非常繁荣有钱,成为幕府的”天领”(直辖市)

窄窄的河道,船夫摇橹划水而过,两岸垂柳飘摇,春天樱花盛开;两旁的建筑多是老仓库,现在改为各种小店;还有木造老房、红砖房、洋馆,以及希腊风格的美术馆,风格多样。

走在仓敷川畔,你会觉得这样诗情画意的场景根本不像真的,可是店家叫卖,游客来来往往;小孩子跑跑跳跳,一切都很鲜活自然;到了夜幕降临,恰到好处的灯光,将整个街区烘托得如梦似幻,不知今夕是何夕。

你说这样的场景是不是打造出来的?好像也没错,仓敷的街道的确是几百年来不同时代不风格的建筑所堆栈出来的;江户时代的老仓库,明治时代的老町屋,大正浪漫的洋馆,昭和时代功能主义的楼房,交错在街道上;这样的拼贴景观,在日本也算是绝无仅有的;早在1948年,也不过是日本战败后第三年,仓敷就已经通过了老街的保护条例,算是日本老街保护的先驱,在几年前翻修古迹的过程中,连电线杆和街灯都没漏掉。

依照日本文化财保护法所划的”重要传统建造物群保存地区”,分类有城下町、宿场町、门前町、寺内町、港町....农村...等不同划分,全日本现在有109个保存地区,而仓敷美观地区则属于商家町;所以,别嫌老街都是游客,过于吵杂;几百年前这里就已经是人来人往的闹市街了,游人如织就是美观地区的风景,是旅行的一部份

回程我又路过商店街,这条老派的街,来来回回走过好几次,感觉都没有这次夜游那么微妙,它好像变成一条时光隧道,连接两个时代,堪称魔幻。

走回车站前主街,各色灯火流光溢彩,五光十色,又是一大波人逆向而来,这回,都是从冈山下班放学的本地居民



#岡山縣

廖信忠

著名话痨-Weibo

公众号:廖信忠
微博:廖信忠
关注
取消关注

352赞

发布于2019-11-13

收藏
分享

分享到微博

微信扫一扫

我走我的独木桥

冷门景点,城市的观看方式

订阅
取消订阅

全部评论

有什么想说的嘛?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文章

在日本旅行两周,顺路寄了四箱口罩回国

1月24日,除夕夜11点半,我在名古屋市区。酒店旁有间药店;我看见中国旅客成箱地在搬口罩;走进店里瞧了瞧,虽然被搬走很多...

南方人无法想象,沈阳的洗浴中心已经完成了超进化

我一入冬,没事就跑去酒店超便宜的沈阳住一阵子,赶稿。于是,我在沈阳经常就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酒店及洗浴中心;我不在洗浴中...

零下三十度逛东北的早市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入冬后最冷的一天,我恰好在哈尔滨,零下三十度有些人知道,每年冬天我都会去东北,也不是看啥景点,也不是看雪,纯粹就是在窗外...

圣诞节传入日本后,为什么最终成为与宗教无关的民俗节日

前几天我在日本草津温泉街,当地立起了一颗高耸的圣诞树,在水汽裊裊的温泉边璀璨发光;这条温泉老街,在传统日式木头房的街边挂...

日本四国的西边都是些什么地方

自从濑户内海艺术节之后,被认为是乡下的四国逐渐成为日本的旅游目的地之一;大多数游客到了香川跳岛旅行,有些会顺便到西边的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