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封图

日本四国的西边都是些什么地方

廖信忠  ·  1月前

自从濑户内海艺术节之后,被认为是乡下的四国逐渐成为日本的旅游目的地之一;大多数游客到了香川跳岛旅行,有些会顺便到西边的松山;但松山再往西,那些乡下城市,中国游客就少了

松山市

松山市

我喜欢去这些人少,没攻略的地方,就像玩RPG游戏又解开了新地图一样,没有既定的参考资料,更多的是不期而遇的旅行经验。

从松山往西的JR予赞线,过了小站向井原后,分为两条线,分别往山开去,往海开去;你选择进山,那么,25分钟的车程,就能到群山环绕小盆地中的城市内子。

四国山区有不少这样的小盆地,成为驿站和物资集散的地方;内子是松山通往大洲城路上重要的中转点。当年坂本龙马在文久2年(1862年)决定脱离土佐藩,离开高知,跨过了山,进入伊予(今日的爱媛县),陆路的终点就是内子附近,而后搭船经过大洲,跨越濑户内海,到达山口县的下关市,中二的日本人给这段路线取了一个很热血的名字:坂本龙马脱藩之道。

铁路经过内子地区是建在高架上,原来的内子驿变成在高架下的房子,我在车站旁的小小旅游服务处租了辆单车,骑往内子老街区。

内子的老街是八日市・护国地区,严格来说,这个街区其实分为两个地方:八日市过去是以木蜡产业而繁荣的地去;护国作为高昌市的门前町,因参拜金比罗神和朝圣旅客而聚集的地区。

这是条精致可亲的老街,内子町曾是日本木蜡的重要产地,木蜡是用野漆树果实精制而成的高级素材,作为药物和化妆品的原料,在明治时期藉着商品出口而兴旺;老街上的”本芳我家”,即是当初的木蜡总经销商,销往全日本各地;而后又因街区地势分家为”上芳我家”、”下芳我家”。

但后来,因为石蜡的发明,木蜡产业在大正时期后逐渐衰退;不只是木蜡,你可以看到现在日本许多保存完好的小城老街,原本都有个兴盛的产业;都是在那时期,因为人工材料或新技术出现而逐渐衰落;而如今内子,还保持着木蜡全盛时期的完整模样,建筑几乎都是江户末期到明治时期的风格。

当年木蜡致富的三座”芳我家”,皆为富商家族宅邸,优美的海参墙,漆喰墙及镘绘,建筑外观及室内装潢皆流露著名门的风格,主屋及附屋等十栋房皆被列为重要文化财产。

没落的老产业如今只能转型为精致的有形文化遗产;大森和蜡烛屋是一间拥有200年历史的和蜡烛店家,目前由第六代与第七代共同经营,也成为爱媛县唯一的手工和蜡烛店。

这种老行当,依然保存着后面住家前头门面的町屋形式;坐在柜台前的老板娘热情地招呼,边揉着棉线边告诉围观游客,他们家的高质量蜡烛是怎么做出来的;这样的手工蜡烛,颜色朴素,制作费时,蜡烛火焰温和明亮却不易垂蜡,而且还没有烟。

其实我到内子,大多是想去看郊外的那几座廊桥,拍些风景照片;我指了指地图,问了服务处人员,这个地方过去要多久,他”emmmmm....”了几声,说单车大约20分钟,我想还行,于是就跨上车,兜风去了。

骑过八日市地区,到了更小的町区,往山里去,延着县道,已经骑了半小时,阳光明媚,心里却越来越怀疑到底路对不对

我騎著騎著越來越絕望

我騎著騎著越來越絕望

这时前方山脚下,一座小屋,上面写着”CAFE”,哇!简直像找到组织般开心:我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在这样的深山开小咖啡店,于是走了进去

店里是日式原木装修顾客都是开车过来的,其实离市区开车也不过10分钟;年纪稍长的老板与年轻老板娘,还有两个小孩都在店里;全家人忙里忙外的,供应些咖啡及简餐,充满温暖的气息

这时候,有没有找到廊桥已经不重要了,旅行是这样的,没看到想看的地方很正常,却不经意会看到其他的风景。


予赞线靠海的那一侧,这几年在国内也火起来的景点,就是海边车站伊予下滩

日本靠海的车站挺多,大多是无人小站,但为啥伊予下滩,大概是多次登上”青春18”这个旅行车票计划的海报上。

车站很小,一个木头站房,一条轨道,一道站台而已;平常都没什么人;图上这位望海的大叔,跟我从松山坐车到这,看了一下海,然后坐下一班回头车走了;这是个非常适合短暂旅行,偷空翘班逃学来看海的地方。

伊予下滩被称为”一定要下车看一次的车站”;有些人可能知道,日本人特别会给景点取名字;什么”鬼之怒吼”啦!其实是冒泡的滚烫温泉池;”天使散步道”是退潮的潮间带道路;看多了国内景点还真觉得这些很威很美的景点名有些名不符实;但依予下滩当之无愧是一定要下车看一次的车站

后来还有个”梦中第一车站”的称号,这可是经过JR认证的名头

不过现在跑这条线的车,只剩下普通列车,除了附近居民,好像只有专程来的观光可;而周末及假日则加停观光列车“伊予滩物语”。

伊予下滩本来也不是那么火;1986年予赞线开通了新线(就是山线),这条靠海的线路,乘客太少,附近居民很怕被废线,所以就开始搞了一堆土味活动做宣传,加上青春18的推波助澜,没想到还真搞火了这个小站。

小小的车站里倒是干干净净,留言本上写满了世界各国的文字,已经累积十几本了;车站外民居稀稀落落,你甚至在附近找不到商店;这几年出现了一辆咖啡车,大概是独一无二,结果这辆咖啡车也成了下滩站的招牌。

如是在晴天的黄昏,下滩站的风景相当疗郁,大海逐渐染红,红的、橘的、紫的、渐渐深蓝的渐层天空,与孤独的小站,那是让人心醉的风景。

游客虽然多,也不显得吵杂,氛围还是安静,整个小站被垄罩在暖烘烘地夕阳中,远眺夕阳西沉到地平线彼端

下滩站被称为”恋人圣地”那也不是白叫的,坐在这看夕阳,感情急速加温。

在落入地平线之前,夕阳终于突破了云层,大家都哇了一声;即使是几位朋友一起坐着车来看夕阳,那也是日剧中青春的场景。

周末及假日,”伊予滩物语”会停在下滩十分钟,11点及下午5点;列车一停下,车上游客哗啦啦地下车家都跑下来拍夕阳,一时之间整个站沸腾起来;铁路公司请了住车站旁边的大叔大妈们,负责解说及回答游客问题

观光列车慢慢开走了,居民要负责挥手说再见,他们说按规定要挥两分钟手直到列车消失在拐角处,其实在那热烈的氛围下,车上的乘客和站台上的游客都会向彼此挥手说再见。

观光列车离开后,小站又恢复了安静,慢慢等待夜色降临,然后车子来了,剩下两三位游客跳上了车,没人了,天色全暗下来;终于又恢复成寻常的无人小站。

靠海的予赞线继续往西,过伊予长滨市后,拐了一个九十度弯,延着肱川而上,到了的大洲市,靠山靠海两条线又在这接上

大洲有着典型日本小城的那种寂静感,只有四万人的城市,最早是倚着大洲城下町所发展起来的地方。

火车在桥上跑,背景是大洲城的画面,经常出现在日本铁道摄影当中

车站离大洲城及老街还有约20分钟的步行距离,要穿过一条冷清的商店街,过了桥,才到城下町;日本的小城市是这样的,她的安静,其实来自于青壮人口流失,在发展最快那个时期所聚集的商店街,现在都已冷冷清清,守着门面的店主也大多上了年纪。

在经典日剧《东京爱情故事》里,男主角永尾完治就是大洲人,跟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来到繁华的东京,遇上莉香;在剧里,完治对莉香说,我的家乡是个安静的小镇,静得连云移动的声音都能听见

剧里有这么一幕,莉香来到他的故乡大洲,想要追寻他的痕迹;在老街的一座红色邮筒中,她寄了封信给完治;这座邮筒现在依然矗立在这。

现在的大洲城是上世纪90年代所复原重建,但这也不妨碍在这安静别致的小街区散步

 大洲老街也非纯粹的日式老街,在明治时期,也建了些红砖洋馆,小城的老街区大多有类似的风貌,屋子可能是明治大正时期的,但招牌是昭和时期的,但也一直停留在昭和时期的氛围里了。

在老町街旁,在肱川畔,延山而建的「卧龙山庄」,我认为是大洲最值得一去的地方,这是个精致,充满自然之美,刻意又不刻意,集日式建筑工匠技法之大成的日式庭院

四周的山林草木,步道石头间茂盛的青苔,围绕了三间别致的建筑:卧龙院、知止庵、不老庵三座别致建筑,各有不同风情。

卧龙山庄是个必须「坐」下来,从不同角度来欣赏,才能体会到截然不同风景的院子;每个厢房中空间摆设与字画,许多小细节,都独具匠心与创意,充满了日式禅意及思想。

导览的女士,指着梁上一处破损的地方说,这是故意做的,”你知道Wabi-Sabi吗?”我立马就懂了,就是”侘寂”,这日本传统以”不完美为”核心的美学思想,运用在建筑里,就是刻意营造它的朴拙

左上角的破损为刻意做旧

左上角的破损为刻意做旧

主屋「卧龙院」外观看起来像有茅草屋顶的农舍。内部有几个房间,装潢都非常精致。 其中,「清吹之间」以水为意象的镂空雕刻,特别值得注意。呈现精心雕刻出的四季之水,春天的图案是在山荫下生长的落叶灌木「花筏」;夏天是代表水面涟漪的「水纹」;秋天是菊水;冬天是代表窗外看出去的雪景之「雪轮窗」。

卧龙山庄无疑是日式庭院的杰作之一,日本知名建筑师黑川纪章曾评价卧龙山庄是「不比桂离宫和修学院离宫逊色的杰作」

延着青苔石板路走进庭院深处,尽头是建在悬崖上,吊脚楼型式不的老庵,俯瞰着肱江的小水湾卧龙渊。三面开窗的不老庵,在有月光晚上从天花板洒进来的月光将房间照亮;每年中秋节,都在这办赏月晚会

夕阳斜照进,几片落叶随性洒在榻榻米上,我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人为刻意点缀的或是真的随意飘进来的。

我从老街走回车站,又路过三年前买过的蛋糕的洋菓子店,像工厂门面般朴实的店内墙上,依然挂着各种老旧奖状;店里前后,只有一对中年夫妻;我问老板娘,三年前我来买过蛋糕,是一位老师傅接待我的?她一愣,神情略带抱歉地回答了我一大串话,我没有完全听懂,但也猜到了大概;蛋糕口味没变,但好像少了些什么一样

回到车站,站房办公室里的站员,仍然是三年前那位令人印象深刻的漂亮小姐姐,七点一到,她拉上帘子,下班了。大洲站又成了无人站。

可能是太多人在问伊予下滩要怎么去,所以站内也贴出了时刻安排建议;我认为,如果早上从松山早点出发,完全可以一天之内充裕的时间逛完这三个地方。

想去的請好好參照这張表

想去的請好好參照这張表

如果你想去下滩站看夕阳,从大洲路经下滩回松山,秋冬时分,建议你坐15:35分那班,16:20分到,看完夕阳乘17:50分那班离开;如果夏季,乘17:09那班,19:34那班离开下滩。

我建议你要坐一次下滩站到长滨站这个区间,坐在车厢内,感觉就像列车在海上跑一样,非常神奇的体验。


四国现在仍没有完全的环岛铁路线;予赞线的终点是西南边的宇和岛市,这里并不是一个岛;而是靠海的小港市;海的对面就是九州。

市区的行道树是高大的棕榈树,已经有一些南方的气息了;宇和岛是一座普通而无聊的海边小城;可能有些人有印象,大约20年前,美国的一艘潜艇在檀香上外海撞沉了日本的海事学校实习船,那艘船就是宇和岛海事学校的船;这件事让这座风平浪静的小城一夕之间跃上世界新闻版面

一出车站可以看到一只健壮的公牛雕像,这就是宇和岛的象征─斗牛

宇和岛是日本极少数有斗牛传统的地区;斗牛的排名也跟相扑一样,横纲、大关....这么排下来

后来我问了一位东京的朋友,知不知道宇和岛,他当然是”好像听说过”;我又问了,那里有斗牛活动,他恍然大悟,不过就是一幅”果然就是乡下地方才会有的活动”那神情

这是宇和岛的中央商店街,就是那种店爱开不开,开店打发时间为主,一到下午五点就一片冷清的小城市商店街

商店街的梁柱,每隔一段就悬挂着”牛鬼”,这亦是宇和岛的象征

这些牛鬼面具其实只是头而已,到了七月的祭典时分;就会搬出以棕梠叶和红色布料覆盖于竹子骨架的整只牛鬼。

https://setouchitrip.com/tw/travel-directory/3169

https://setouchitrip.com/tw/travel-directory/3169

我就这么晃着晃着一路到了宇和岛,无非就是想找那种边陲城市安静的疏离感,慢慢的散步,看看这些一辈子都不会再来第二次的地方。

宇和岛再往南靠海这一带,是溺湾式海岸,简单的说,你站在海边的任何角度,都不看不见外海,是海湾中还有海湾,蜿蜒曲折,没有外海的波涛,海面平静温柔

我要去有30分钟车程的游子水荷浦地区,公交车有一大段路延着海岸,路过一个个小渔村,弯过一座座山,穿过一个个山洞;你会怀疑到底路对不对,但一路上不断的给你柳暗花明的感觉。

游子水荷浦在海角的尖端,那直到天际般的海岸梯田出现在你眼前时,忍不住要倒吸一口气。

“游子水荷浦”这地名有些奇怪,传说”游子”是来自于江户时代中期,这里的小孩死亡率特别高,希望小孩能够健康的成长而取这名。至于”水荷浦”,你亲自走上去一回就能体会,像这样的梯田,可不是洒洒水灌溉就行,而是必须从平地挑水,一层层地挑上去,荷着水,非常辛苦

梯田在日本被称为”段畑”,水荷浦段畑半圆型围绕着小小的渔港,这地是个半农半渔的小村庄;在四百年前江户时代,这里本来是纯渔村,在人口增加后,开垦背后的山地;男人出海打渔,女人及老人则负责农作;最早这里种麦,江户后期改种红薯;再后来养蚕流行时改种桑;并搭建了现在看到的石墙;蚕丝业没落后,又回头种红薯,到现在,以种土豆为主。

其实在爱媛县搭火车或公路,稍微注意一下那些种柑橘的地方,会发现看起来都像梯田,过去梯田在爱媛很常见,不过现在大多废弃或改种柑橘;面向大海的水荷浦段畑风景可说是相当独特了。

这里游客很少,只有一车法国来的中老年旅行团,他们在导游的带领下一层层走了上去

远看不觉得梯田巨大,当走上去才发现它如此高耸;这么看倒是有些玛雅神殿的感觉

这个旅行团里,唯一没有走上顶端,只在下面看的是一对老夫妻,老先生推着坐轮椅的妻子在海岸边逛。

宇和岛本身就是没什么观光资源的地方,网上中文游记攻略也非常非常少,基本都在写市区的景点,匆匆来去;像游子水荷浦这样的秘境绝景,大概只有我这种闲人,足够的闲适心情才能慢慢地晃过去。



#爱媛#四国

廖信忠

著名话痨-Weibo

公众号:廖信忠
微博:廖信忠
关注
取消关注

304赞

发布于2019-12-07

收藏
分享

分享到微博

微信扫一扫

我走我的独木桥

冷门景点,城市的观看方式

订阅
取消订阅

全部评论

有什么想说的嘛?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文章

#四国松山#周末温泉四日游(纯干货)

大家有没有很想去松山玩一玩?怎么说呢,典型的日本小城市,麻雀虽小吃喝玩乐五脏俱全。本来打算在一个地方瘫着过四天,结果不知...

南方人无法想象,沈阳的洗浴中心已经完成了超进化

我一入冬,没事就跑去酒店超便宜的沈阳住一阵子,赶稿。于是,我在沈阳经常就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酒店及洗浴中心;我不在洗浴中...

零下三十度逛东北的早市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入冬后最冷的一天,我恰好在哈尔滨,零下三十度有些人知道,每年冬天我都会去东北,也不是看啥景点,也不是看雪,纯粹就是在窗外...

圣诞节传入日本后,为什么最终成为与宗教无关的民俗节日

前几天我在日本草津温泉街,当地立起了一颗高耸的圣诞树,在水汽裊裊的温泉边璀璨发光;这条温泉老街,在传统日式木头房的街边挂...

吴港,刚柔并济

我在一个薄雾,阴雨,如日系滤镜般的日子,从松山坐船,渡过濑户内海,到广岛的吴市吴港的海路大门并不是拥抱大海式的敞开,船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