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封图

啤酒厂巡游

小赵和小姚  ·  22天前

冬天可能不是喝啤酒最舒服的季节,然而打下“啤酒厂巡游”这个标题后,我忽然感觉口干舌燥,迫切想开一瓶啤酒来镇镇。

说来也是有意思,虽然从小就会喝啤酒,但只是作为清凉解暑或烧烤炸物伴侣。再长大一些,有时在书上读到啤酒的分类,或工业生产与精酿的区别,也只是如风吹拂,看过就忘。其原因大概是我品不太出味道,所有啤酒在我嘴里好像都差不多。可就这样,以为接下来和啤酒的关系也就如泛泛之交的我,一个回神却蓦然发现已经以逛景点的态度游览过三家啤酒厂运营的“啤酒体验之旅”。尽管这些游览并没有使我成为专家,回想起来还是各有趣味。

嘉士伯(Carlsberg)

嘉士伯啤酒之旅所在地(图源自嘉士伯instagram账号@visitcarlsberg)

嘉士伯啤酒之旅所在地(图源自嘉士伯instagram账号@visitcarlsberg)

我游览的第一间啤酒厂是嘉士伯(Carlsberg),谁能想到嘉士伯的总部竟然在哥本哈根呢?我也是去到哥本哈根才发现。2018年的2月,行程中空出一个上午,那就去喝喝酒吧,抱着这样的想法预订了嘉士伯的啤酒体验之旅。

去啤酒厂的路上下起了下雨,在冬天的哥本哈根显得更冷了。啤酒这么夏天的东西,居然在寒冷的北欧扎根,还能做出大品牌,怎么还挺了不起的样子。 

嘉士伯啤酒体验馆所在地过去是生产啤酒的厂房。游览需按顺序先进入一栋昏暗的大楼,在浏览了用老照片和投影介绍嘉士伯的历史后,上楼来到一间装满啤酒瓶的屋子,里面每排用标签分类了各个国家曾出产过的嘉士伯酒瓶,配上不断循环播放的视频资料,确实有被这上万个酒瓶惊到。 

这么多酒瓶,大概得到一个印象就是了,落点其实在观赏各式好看的酒瓶标签上。接下来的展览中按时间顺序收集了嘉士伯广告和招贴画,这是我爱看的重点,色彩饱满又带着独特的幽默。比如上世纪中期展出了当时在中国的广告招贴,以前写做“皮酒”,还有这个带“最”字的广告语以当前的法规是无论如何用不了了(笑)。以及在恶补啤酒酿造知识时,发现中文这么好听的“啤酒花”(个人意见),英文却是如此大摇大摆无美感的“hops”……哈哈,有种一秒戳破梦幻的感觉。

嘉士伯创始人 J. C. Jacobsen 用他儿子的名字—— Carl Jacobsen 命名啤酒,后来却和儿子在一段时间内分道扬镳,儿子 Carl 更创建了新嘉士伯(Ny Carlsberg),不过4年后两人还是和好了。再多八卦一句,儿子 Carl 还创建了同时代最大的艺术品收藏馆之一,即现在的新嘉士伯美术馆(Ny Carlsberg Glyptotek),也是我在哥本哈根旅行的一个目的地,非常有意思的美术馆,以一座种满各式植物的温室为前厅,很漂亮。 

新嘉士伯美术馆前厅

新嘉士伯美术馆前厅

逛完酒厂后流连纪念品商店,有些怀疑还可不可以把行李带走……买了帽子和开瓶器准备做手信。用赠券换了啤酒喝,一路上都空腹的我太渴又喝得太快,瞬间上头,导致后面有些晕乎。上楼去餐馆品尝了热狗🌭️,就欢腾的离开了。 

时代啤酒(Stella Artois)

时光冉冉,岁月如梭,转眼就来到了2019年9月,我即将开始在比利时天主教鲁汶大学的学习,在开学的欢迎活动中,有一项是参观啤酒厂。谁能想到,这么一座小小的,读书前我都没听说过的城市鲁汶,居然是时代啤酒的发源地?这款啤酒我曾被不同的人推荐过,自己也喜欢,于是很快决定报名参加。 

砖红色的厂房

砖红色的厂房

时代啤酒体验之旅位于正在生产运营的厂房内,从鲁汶火车站出发步行过来大约15分钟,路上首先会看到两座印着时代品牌名的大型建筑,一座为砖红色外墙,转个弯又是一座铁银色外墙的厂房。

铁银色的厂房

铁银色的厂房

这两座建筑在后来的讲说中被提到,外墙的颜色也反映了里面的生产环节,如需要加热的环节在砖红色建筑,需要冷却的环节在铁银色建筑,非常好分辨,我也为这种设计感到很舒适。 

进入厂区(确实是真正意义上的厂区),停了很多大卡车,以及时不时有大车经过。大大的厂房把每个人衬得很小,时代的啤酒体验对入场时间和人数有限制,每个环节安排的相对清晰,又一次让我感到舒适。我们每个人穿上橘色的背心,跟随一位讲解员进入工厂。 

厂区一角(进入生产大楼后大部分地区严禁拍照,部分车间可以拍照,会额外告知)

厂区一角(进入生产大楼后大部分地区严禁拍照,部分车间可以拍照,会额外告知)

毕竟是实实在在生产啤酒的地方,时代啤酒的体验就少了很多“情怀”,而是直接用科学击打你。大致参观了蒸汽室,混合室,总控制室(作为整座厂区大脑的存在,里面很多电脑和显示屏,可以想象一下股票交易市场景象)后,来到悬于发酵室之上的讲解舱。在这里讲解员颇为生动的通过多媒体为我们演示啤酒的酿成,辅以延伸至天花板的电子投影、声效,和讲到哪就让参观者品尝提到的粮食作物。以我有限的记忆,大概是先处理大麦,处理成能得到麦芽精华但是不让其发芽太多,接着煮水(随品种不同有些在这时还会加入玉米),得到甜水,即麦芽汁;后加入啤酒花,然后加酵母让其自然发酵,将糖转为酒精,并赋予啤酒风味。中间还有一些听起来很厉害的东西比如来自波兰的一种矿物质用来澄清啤酒等等。 

这次已经没有像上次那样被啤酒花的英文笑到,但是有些词汇我觉得如果喜欢啤酒值得补充,会让听起讲解来轻松很多:malt - 麦芽,wort - 麦芽汁,hogs - 啤酒花,barley - 大麦,yeast 酵母。 

其中一间正在运行的处理室

其中一间正在运行的处理室

接下来的体验稍稍削减了科学的部分,转而披上了人文关怀。在另一个体验间里上了一节啤酒历史课,除了时代啤酒的历史外,还提到了为什么啤酒在这里会如此发达的历史原因:由于中世纪时期欧洲水污染严重,经常有传染病夺人性命,当时人们发现喝啤酒反而不会生病,加上低廉的价格,啤酒大为流行,席卷老幼。当然了,因为酿酒时会把水烧开,客观上杀死了病菌。直到后来发现细菌,开启微生物学,人们才明白真正的原因。 

在“终于”喝啤酒前还去了装瓶车间,老实说看到易拉罐们乖乖站在一排被输送,或被分隔开,再次让我感到舒适。最后当然是品尝啤酒啦!我们刚进入品尝室,外面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在温暖的露台舒服地喝起啤酒(并没有吸取经验的我又是空腹,于是只是小半杯我又喝上头了😷)。

离开的时候每人送了三瓶啤酒,除了时代,也有这个厂区生产其他品牌的啤酒,其中还有一瓶无酒精啤酒。不禁想起刚到比利时,警察给国际学生做例行宣讲时,一名警官说你们一定认为啤酒嘛,能有多烈,没关系放开喝,殊不知我们这儿的啤酒动不动8%酒精度,上10%酒精度的也不少,你就会发现自己醉得特别快。说到这里他笑着捧起自己的大肚子。哈哈哈哈,确实,和其他欧洲国家动辄18或20岁的青少年售酒许可不同,比利时16岁就可以买酒,可能和这儿的饮酒历史也不无关系。 

喜力(Heineken)

 喜力啤酒之旅所在地(图源自喜力 instagram 账号@heinekenexperience)

喜力啤酒之旅所在地(图源自喜力 instagram 账号@heinekenexperience)

位于阿姆斯特丹城区的运河边,喜力啤酒体验之旅是我游览的第三间啤酒厂。同年11月,在规划荷兰行程时,当再次看到目的地有一座大啤酒品牌的发源地我已经不再惊讶了,为什么没有呢? 

进入后第一层是介绍喜力历史的房间

进入后第一层是介绍喜力历史的房间

和嘉士伯一样,喜力啤酒体验馆所在地也是品牌最初的生产厂房,这里现在仅做体验参观用。大概是位于市中心的原因,这里是去过的三间啤酒厂中游客最多的一间,去喜力参观,在购票前需要预约时间,到了之后需要在门口排队分批次进入。 

内部比较狭小,加上人多,领队和讲解员都在一种亢奋又疲惫的状态下。设置上和嘉士伯有些类似,也是先讲解品牌历史和发展节点,展示过去用来酿造啤酒的工具,不同生产车间,还有过去的广告和招贴画等。和其他两家不同的地方在于喜力增添了更多互动的环节。 

第一个有趣的互动环节是游览者进入一个房间,房间四面包括地板和天花板都是多媒体画面和音效,让你作为原料进桶被“酿造”,这里你可以把自己当作一枚大麦,经历啤酒的种种酿造程序比如开始浸水,煮沸,发酵等等,最后被酿成一杯啤酒。完成后房间的另一个门被打开,等待着你的是刚刚倒出来的一小杯啤酒。 

接下来的一层全是各种互动小游戏,可以拍大头贴,可以打桌球,可以唱卡拉ok,还能打Play Station上的FIFA足球游戏(喜力赞助过),种种。 

比如可以唱卡拉ok

比如可以唱卡拉ok

最后的最后会去到地下室,又有一个吧台供享用啤酒,紧连着纪念品商店。整个喜力给我感觉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位于市中心,知道游客其实就是想喝酒,但是不能这样直白的设置出来。那么历史的发展,啤酒的酿造过程讲解也有,过去厂房保留下来的仪器也有,多媒体“酿酒桶”也下了功夫,最后再以各种互动小游戏和喝喝喝收尾,很适合想来放松的游客。但因为这次人太多,我们反而意兴阑珊。人多显得地方很局促,工作人员也是肉眼可见很累。再加上最重要的一点,喜力的口感不是我们喜爱的那种。最终走出来感觉是松了一口气。 

想象中的“啤酒厂巡游”是一篇流水帐,“大致记录三间啤酒厂的配置和简单感受就行了”,我一开始是这样想的。谁知写着写着,不稍微写多一点点怎么对得起在啤酒身上花的时间。啤酒制造工艺并不复杂,细胞做无氧呼吸产生酒精,通过不同流程,反复试验,不同的添加物为成品带来受喜爱的口感,最后让这款饮料成为只要听到“夏天的啤酒”就能产生舒坦的意象。配着烧烤、炸鸡、火锅,或在结束一天工作的傍晚,刚跑完步的休憩时来一杯…… 那么今晚为了这篇意外的记录,也来那么一杯吧!🍻


文:小赵

图:小赵


#阿姆斯特丹#哥本哈根#鲁汶#啤酒

小赵和小姚

我们的专栏很好看,很有意思,我们很爱吹捧自己……

微博:小赵:醋栗 || 小姚:symbol_18
关注
取消关注

131赞

文章更新于2019-12-31发布于2019-12-30

收藏
分享

分享到微博

微信扫一扫

可以停下来的行走

不浪也不会死的普通人们,朴素又诚实地走走停停。 “万物处在普遍联系之中”,哲学课本如是说。可能脚下只走10米,却因第10米令我们驻足的一朵花,脑补出八千公里以外一处九曲十八弯的花径;也可能日夜兼程,却因脑中空空以致无法辨识途中乐趣而惭愧… 旅行中的风物,既是独立的个体,也是其身处山水,与我们所历种种之映射。不深究前世今生,只浅见世界大千。

订阅
取消订阅

全部评论(1)

有什么想说的嘛?

aovoyage

想起嘉士伯酿造法里金木水火土的图解,感觉一道好啤酒也是滴滴精华啊

21天前 · 回复

推荐文章

风车、浴室、音乐与啤酒的神奇组合

荷兰阿姆斯特丹 鸵鸟啤酒酿酒厂 鸵鸟啤酒酿酒厂(’t IJ)位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市郊。人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想到,这座...

两颗米其林星星

上周某天从超市买完东西回家,看到路边一间卖薯条的小店“Frites Atelier”人气很旺,队伍排到门...

主题园的干粮诅咒,破!

小时候被带去深圳的“锦绣中华”和“世界之窗”主题园,印象深刻的不是民族风情和各地建筑的缩小模型,而是被园中贵价盒饭(白色...

解冻的鼻子

当从空气里弥漫的kebab烤肉味中,辨识到一丝清新水仙香,就知道鼻子解冻了,春天开始披靡法国西北部卢瓦河地区。

嘉士伯美术馆丨丹麦最富有的人,建立了这座美术馆。

大收藏家卡尔·雅各布森看到美术馆的名字,大多数人应该都联想到了。是的,建立这个美术馆的正是新嘉士伯啤酒的创始人——卡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