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and Track,塔斯马尼亚荒原行记

Overland Track,塔斯马尼亚荒原行记

碧海箫声  ·  2月前

🚶穷游专栏第一篇,记录一段关于荒野和行走的故事🇭🇲  

When you go out there you don't get away from it all, you get back to it all. You come home to what's important. You come home to yourself 
- Peter Dombrovskis

回归自己,回到初心,这是印在Overland Track路线图上我最爱的一句话。六天五夜,65公里,一个人穿越塔斯马尼亚荒原的摇篮山-圣克莱尔湖国家公园,一次送给即将步入三十岁自己的挑战。一路走下来,在水仙码头的终点,回想起来却完全没有预料的感慨万分。就像每次旅行结束时一样,你以为似乎抓住了些平时感受不到的东西,到头来却无从说起。更多的,那只是一种和自然相处几天之后的宁静,以及一份挑战成功之后的满足。终究还是要回归生活,那些大山和森林无法分担你的烦恼,只能教会你坚强,让你在生活的长路上走得更加坚定。

路线图,from Wikipedia

路线图,from Wikipedia

为什么是Overland Track?初次澳洲之旅就空降塔斯马尼亚的中心腹地可绝不是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或许因为塔斯马尼亚的荒野气质,OT作为世界十大徒步线路之一的名号,因为从儿时起对澳洲神奇土地的向往,也可能只是因为南半球遥远的它自带的一份神秘。头脑发热的敲定路线之后,准备工作却丝毫不能含糊。毕竟是在绝对的荒原地区徒步,装备和前期的了解都必不可少,尤其是对极端天气的准备。好在有过在瑞典北部荒原徒步的经验在前,而且这次的天气好到不正常,最后在磨出些水泡之后还是顺利走完了全程。并且由于旺季的徒步必须预约在先,基本上只要按照官方建议的行程走下来,一路总会遇到不多但稳定的同伴,即使一个人走也相对安全很多。这可能是OT很特别的一点,而且确实为整个路途增添了许多乐趣。

Day1 Ronny Creek (Dove Lake) to Waterfall Valley

Ronny Creek(罗尼溪), Overland Track起点

Ronny Creek(罗尼溪), Overland Track起点

第一天的路程,还要从让人无语的Spirit of Tasmania号邮轮晚点说起。从墨尔本出发一夜的邮轮罕见的晚点几个小时后,不可避免的错过之后从德文港到摇篮山国家公园的大巴,盘算着从大巴开始搭伙的计划也彻底泡汤。好在稀里糊涂搭上Murray大叔的旅游小巴,虽然100刀的价格贵的心滴血,但一路在大叔敬业的话唠下倒是来了一次私人塔岛乡村游,随即对塔岛人民的好感倍增。

Cradle Mountain(摇篮山), 摇篮山-圣克莱儿湖国家公园的北大门

Cradle Mountain(摇篮山), 摇篮山-圣克莱儿湖国家公园的北大门

回望Wombat Pool和远处的鸽子湖

回望Wombat Pool和远处的鸽子湖

因为早上耽搁了太多时间,原先计划可能登顶的摇篮山只能选择了跳过。在Ronny Creek起点,纠结一番之后为了追寻摇篮山的经典角度,还是决定转到Dove Lake开始非典型的Overland Track起点。虽然鸽子湖的游人稍显拥挤,但这么美的景色确实不该错过,而且饱览美景之后确实有了更大的动力开始接下来的爬升。那段号称全线最难的爬升路段,为了爬上Marion's Lookout手脚并用,装满的背包更是压得人腿发软,当即感叹打消登顶摇篮山的念头是多么明智。

爬上Marion's Lookout几乎筋疲力尽

爬上Marion's Lookout几乎筋疲力尽

新修整的栈道, 远处为Barn Bluff(巴恩断崖)

新修整的栈道, 远处为Barn Bluff(巴恩断崖)

原以为过了Marion's Lookout就轻松多了,可说好的一路下坡怎么总也走不到头,好不容易把摇篮山渐渐甩在了身后,远处的巴恩断崖却依旧看似遥遥无期。尤其一段斜切桉树丛的路段走的太痛苦,没想到却只是之后几天树根加石块路段噩梦的开始。

Waterfall Valley营地, 一路会经常碰面的Wallaby

Waterfall Valley营地, 一路会经常碰面的Wallaby

Day2 Waterfall Valley to Lake Windermere

塔斯马尼亚荒原的大风呼啸一夜,温馨的hut却因为睡袋的不给力大打折扣,朦胧中半睡半醒到天明。早晨的太阳久久不见踪影,晨雾成了变幻的主角。和ranger聊着接下来几天的天气,边准备早饭边欣赏窗外若隐若现的Barn Bluff,好不惬意。此后的几天,准备早饭的时候就成了每天最惬意的时光,有麦片粥和速溶咖啡还有大把晨光可以享受。出发前还偶遇一只Wallaby沙袋鼠,呆呆的晒着太阳完全不顾栈道上的人来人往。

早起Waterfall Valley, 晨雾渐渐散去

早起Waterfall Valley, 晨雾渐渐散去

壮阔的景色仿佛回到瑞典拉普兰

壮阔的景色仿佛回到瑞典拉普兰

今天是路程最短的一天,但景色一点都不逊色。一路赞叹着沿途桉树绝佳的树形,或高或低,那是被风雕琢的形状,简直是天然的盆景自成,有种纯天然却近乎不真实的美。天气晴朗的不像话,远山的轮廓搭配着眼前低矮的高山灌木,颇有几分瑞典拉普兰地区的景象,正是我怀念已久的味道。经过Will lake的时候第一次遇到传说中的虎蛇,小心翼翼绕过去之后发现这也是个晒太阳不管周围的主,所以有时面对野生动物不打扰就是最好的方法吧。

临近Windermere Lake(温德米尔湖), 最美的一段路

临近Windermere Lake(温德米尔湖), 最美的一段路

Windermere营地,视野没的说

Windermere营地,视野没的说

在Will lake的浅滩战战兢兢下水未果之后,今天终于得以在Windermere lake畅游一番。清凉的水温带着些阳光的暖意,刚好缓解两天的疲惫却又不至于太过刺骨。从此Windermere成为我的心头好,一定要推荐以后走OT的朋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

黄昏时分出来活动的小袋鼠

黄昏时分出来活动的小袋鼠

此外,Windermere拥有全线数一数二的露营地质量,尤其面向Barn Bluff平原的那几个视野绝佳,此时不搭帐篷更待何时。OT全线的露营地大部分都是整齐的木平台,虽说躺着有些硬但确实方便了许多,对周围的植被也是很好的保护。等到夕阳染红了远处的断崖,一番整顿之后,生平第一次在一片桉树丛中听着鹦鹉的聒噪叫声进入了梦乡。

Day3 Lake Windermere to Pelion

What a day!

这一天16.8km的路起起伏伏,走到最后几乎迈不动双脚。倒不是体力不支,只是无休止的行走真的会让人厌倦,以至于不得不放几首鸡血的歌来打气。至于路况,中间一段半山腰的森林树根路真是走到让人发疯!并且一路暴晒到怀疑人生,说好的连续阴雨甚至雨雪呢,真是运气好到把塔斯马尼亚的水汽都赶跑了。

开始暴晒的一天

开始暴晒的一天

万里无云的天气好到不正常

万里无云的天气好到不正常

漫长的一天却几乎没有多少记忆点,除了走路只剩下休整发呆,一定是走到生无所恋无暇看风景了。倒是最后温带雨林里的树蕨还算给力,有那么点曾经冈瓦纳古陆的气氛,终于展示出印象里原始森林该有的样子。

几近抓狂的一天, 来自树根的亲切问候

几近抓狂的一天, 来自树根的亲切问候

高大的蕨类雨林带来难得的清凉

高大的蕨类雨林带来难得的清凉

在耳机里音乐的陪伴下坚持到New Pelion Hut,走过最后一片纽扣草,忽然豁然开朗的Pelion大平原真是太大的惊喜,那一刻感觉一天森林穿梭的辛苦全都值了。“Stunning view, isn't it?”我也开始学着澳洲人的口气反问着赞叹了。

从New Pelion Hut面向Mt Oakleigh, 这一天真正的苦尽甘来

从New Pelion Hut面向Mt Oakleigh, 这一天真正的苦尽甘来

New Pelion Hut绝对是我全程最爱Hut,那宽敞透亮的走廊,那面向Mt Oakleigh的绝佳视角,甚至走廊下安静吃草的wallaby们都像是hut的一部分,在这里我真的愿意耗上一整天。也是从这天开始,一路同行的伙伴们开始相互熟悉起来,聊天终于超过看风景发呆成为在营地最重要的事。哦,当然还有一同羡慕那些带了新鲜食物来徒步的“土豪们”。另外,我也成功让Pelion的走廊飘满了辣条的香味,辛辛苦苦从国内背来的辣条惊艳全场并且相当受欢迎,Overland Track辣条小王子的地位舍我其谁。

Day4 Pelion to Kia Ora

在Pelion宽敞的木板床上,也可能是“红星二锅头VC泡腾鸡尾酒”的催眠作下,睡了几天来最安稳的一觉。清晨的Mt Oakleigh一点点从阴影中苏醒,也唤醒慵懒的徒步者开始新一天的征程。New Pelion Hut做为最中间位置的站点,应该算是最与世隔绝的一个,所有的物资交换据说都得靠直升机完成,包括独具特色的生态厕所的残余和维护。果然所有的原生态和不打扰背后都少不了细心的维护,这也让Overland Track的纯净更难能可贵。

连厕所也不失为风景的一部分

连厕所也不失为风景的一部分

最爱的New Pelion Hut

最爱的New Pelion Hut

路线过半,今天的路程多了一条重要的支线,征服海拔1617m的Mt Ossa!不要小看这一千多米的海拔,这已经是塔斯马尼亚全岛的最高峰了。虽然之前错过的摇篮山看起来更雄伟,Mt Oakleigh也拥有极佳的视野,但如果在Overland Track沿线只能选一座山登顶,那就选最高的Ossa吧!尤其在天气变化莫测的摇圣,难得天气晴朗下的Ossa绝对没有略过的理由。

生命轮回, 去往Mt Ossa(奥萨山)的支线

生命轮回, 去往Mt Ossa(奥萨山)的支线

奥萨山的怪石嶙峋

奥萨山的怪石嶙峋

一路怀着对登顶的憧憬,没多久就来到了去往Ossa的路口。这里也算是一个垭口,再往前就是一路下降到今天过夜的山谷。放下登山包,只带一小包食物和水上路,开始不负重却需要时刻小心的攀爬。一番迂回辗转和手脚并用之后,终于在正午十分翻过了山顶。即使一路跟正午的暴晒做周旋晒到头脑发昏,却也丝毫不能影响被登顶之后的壮丽景色震撼。成片倒下的石柱是冰川和风的杰作,岩石覆盖的山顶简直不像地球上的景色,在塔岛之巅,完全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些天来走过的路线,成就感也是满满的。尽管我从来不是个特别钟情于登顶的人,但真的只有你站在那冰川消融后留下的石柱间,整个摇圣国家公园的过去和现在才能一览无余。

Mt Ossa(1617m), 一览众山小

Mt Ossa(1617m), 一览众山小

在山顶扫了无数张全景并享用完大饼卷金枪鱼罐头的惬意午餐之后,该到了下山的时刻。尽管一再调整呼吸,下山之后还是第一次遇到供水告急,满心想着冰啤酒冰可乐也并不能解渴,还好途中有小溪救急,也不管净化不净化了,狂饮一壶之后几乎是小跑着来到今天的营地Kia Ora。趁着最后一缕阳光在成群蚊子的包围中跳入附近的小瀑布,一天的酷热才终于算是熬过去了。回到营地,小小的hut挤满了熟悉的面孔,稍显局促但温馨十足。

Day5 Kia Ora to Windy Ridge

转眼间,旅途居然已经接近尾声了。过了下一站Windy Ridge,前方就是通往Narcissus Pier(水仙码头)的一路坦途,有些人会选择跳过Windy Ridge Hut直接赶往码头,在那里度过轮渡前的最后一晚,也有的人会慢悠悠从水仙码头沿着圣克莱尔湖岸一直走完最后一程。于我而言,虽然行前有过无数种预案,甚至包括一路杀到Pine Valley的隐秘支线的想法,但各方权衡之后最终还是决定按照官方建议的节奏走完。徒步途中的情形随时都会有变化,不要为了赶路而烦心,随遇而安给自己更多的缓冲时间才是徒步之道。

落日余晖,群山环绕的Kia Ora

落日余晖,群山环绕的Kia Ora

出发前依旧和大家道了声回见,虽然知道有些人今晚不一定会再见了。这一天走的很慢,除了恼人的树根路,大部分时间都在尽可能感受路上的氛围。回头想想,这么多天走过不同的路面和环境,有的桉树丛是很恼人,有的雨林却让人安心,纽扣草平原开阔却暴晒,每段路都有不同的性格,每天走过的心情也不尽相同。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段等待你的是什么场景。

只可远观的Fergusson瀑布

只可远观的Fergusson瀑布

多日干旱, 瀑布的水量勉强够补给小溪

多日干旱, 瀑布的水量勉强够补给小溪

今天一路经过许多瀑布,虽说体量和国内相比不值一提,但在这样的大热天里还是能让人神清气爽。只不过这水温和湖水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尤其Harett瀑布下方的深潭水透心的凉,再一次冲凉未果也只能泡脚过瘾。转头回到瀑布顶端,才发现更合适的天然浴池在此,来自西澳的大爷大妈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了。罢了,这些天也算是踏遍溪流河湖水,接着赶路吧。没多久听见来自悉尼蓝山的一家人渐渐跟了上来,两个小朋友又开始哼起那首加油的魔性小调,像极了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Harett瀑布顶端

Harett瀑布顶端

沿途随处可见的Banksia(班克木), 澳洲特有植物之一

沿途随处可见的Banksia(班克木), 澳洲特有植物之一

穿过今天最后一片桉树林,被Windy Ridge (Nicolas) Hut巨大的如游客中心般的客厅震撼到,新建的hut果然是气势非凡。只是这个被吐槽无数的建筑师作品确实太过空旷,空间有余而舒适不足,倒是屋外面向山脉的日落平台加分不少。余晖之下,缩在角落里安静的看相处这么多天的一伙人交谈嬉笑,真想时间再慢一点,让再见说的不那么匆忙。对一路的景和人有太多不舍难说尽,还是决定在外露营最后一晚,再多听些风声鸟鸣吧。天色渐晚,和大家提前拥抱再见,因为第二天一早就将踏着黎明悄声告别。入夜,桉树伴着风声沙沙作响,帐篷外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大概是周围的负鼠朋友们也来送别了。

Day6 Windy Ridge to Narcissus (Cynthia Bay)

为了赶早班轮渡起个大早,和同样早起的Emmy大姐匆匆告别。远处的朝霞渐渐映红了山脉,冰川造就的山谷却还沉睡在阴影之中。第一次这么早出发,沿路更显清静,唯有早起的鸟鸣相伴。中途经过通往Pine Valley的路口,支线果然还是因为山火的威胁暂时关闭着,算是留下点小遗憾和念想。

走出雨林,经过最后一片纽扣草平原

走出雨林,经过最后一片纽扣草平原

横跨Narcissus river的吊桥,通向不远处的文明世界

横跨Narcissus river的吊桥,通向不远处的文明世界

一路保持预定的速度节奏行走,又不时停下回首,生怕错过发船时间却又不甘落下身边的风景。当最后一片纽扣草平原出现在森林尽头,我知道,终点就在不远处了。金灿灿的纽扣草在早晨的阳光下明亮的耀眼,一如他们在Ronny Creek起点处第一次出现时候的样子。转眼到了那座标志性的Narcissus River上的吊桥,在桥中间看着自己的倒影突然有种说不出的伤感。往前,水仙码头的轮渡即将带我回到文明社会。身后,这么多天的Overland Track即将只存于回忆。脚下,河水也是送别了一个又一个依依不舍的倒影。

跨过Narcissus River, 水仙码头就在不远处了

跨过Narcissus River, 水仙码头就在不远处了

无言的水仙码头

无言的水仙码头

在预计的时间抵达码头,看见已经有人卸下背包躺下来放松了。有同行的墨尔本夫妇,还有那四个一路欢声笑语的大姐,其他人应该是不会再见了。此刻大家的眼中都写满了平静,是放下负担之后的一身轻松,也是旅程结束前的片刻迷茫。直到快艇泛起的水波打破湖水的平静,人群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登船离开,开始讨论起即将迎来的这么多天来第一口美食的味道。岸边隐约显现的高大树蕨在浪花后面迅速掠过,可惜我那电池消耗殆尽的相机已无力捕捉更多。

搭船从Narcissus到Cynthia Bay, 码头上彼此道声珍重再见

搭船从Narcissus到Cynthia Bay, 码头上彼此道声珍重再见

返回霍巴特的大巴上,再次看到略过的树林和山峰,突然真切的意识到,原来一切真的如云烟一样散了,有些朋友甚至连名字都没留下。记得在水仙码头,墨尔本的建筑师姐姐说她feel sad,同样作为建筑师的丈夫过去轻轻的拥抱,多少复杂的情感在这一瞬间;悉尼一家的小男孩Charlie认真的说他喜欢我把前景树挪开的画法,真是个可爱暖心的孩子;新西兰来的Emmy一路话唠不停,但却是串起所有人的开心果;西澳的两对大爷大妈不放过任何泡在水里的机会,却还是因为一包辣条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墨尔本的年轻爸爸带儿子第一次徒步,所有关心和鼓励都让人看着羡慕,父子一起徒步的那种幸福有种不曾想象的美好。六天的徒步,无数的场景,每天的相遇与别离,仿佛一段跳脱现实之外的梦境,在地球上一块最纯净的土地,还你一颗真挚纯真的心。

然而记忆再美好,你都不能一直带着他们前行。有些经历只会默默伴随你,在你脆弱的时候给你鼓励,在你迷茫的时候给你方向。我相信,这趟Overland Track是会给我这样的支撑的。人不能永远活在自己的生活节奏里,但以后要共同分享怎样的生活自己还是要清楚的知道才行。美景之外,在三十岁的门槛前感受到这些不曾期许的美好,难道不是此行最大的收获么。毕竟小屋内的路线图上还印着John Muir的那句名言:

In every walk with nature one receives far more than he seeks.
胜利的终点

胜利的终点


#澳大利亚#摄影#户外#徒步#塔斯马尼亚

碧海箫声

面对现实,忠于理想

公众号:Wanderlust漫游记
微博:碧海_箫声
ins:fay1989211
关注
取消关注

4赞

发布于2019-07-20

收藏
分享

分享到微博

微信扫一扫

Wanderlust漫游记

一枚不甘心只做画图狗的景观设计狮的旅行记录。爱城市建筑更爱自然荒野,对徒步各国国家公园持续上瘾中。

订阅
取消订阅

全部评论

有什么想说的嘛?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文章

拉普兰,走进瑞典极地的冬与夏

🚶再回拉普兰,冬与夏,黑暗与光明,每一样都如此与众不同🇸🇪 在瑞典,挪威和芬兰北部,有这么一大片广阔的土地。靠近北极圈的...

我们顶风冒雪,2人、6天、徒步80公里穿越塔斯马尼亚“世界10大徒步路线”

(斯里兰卡小妞,兰卡华文第一自媒体)“30岁人生才刚刚开始,而且比起20岁,你对自己和他人都有了更清晰的自知。”  不...

阿尔卑斯式徒步

突然置身于悬崖边难免会感到害怕,甚至腿脚发软,但如果是自己一步步爬上来的,回头看到的却是风景本身。

给7星酒店也不换,住宿在多洛米蒂的徒步小屋(Rifugio)里是怎么样的体验?

没来过阿尔卑斯山区徒步的旅行者可能会对以下事情有所疑惑:徒步时在山上可以住宿吗?可以洗澡吗?需要自己携带食物干粮吗?造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