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普兰,走进瑞典极地的冬与夏

拉普兰,走进瑞典极地的冬与夏

碧海箫声  ·  4月前

🚶再回拉普兰,冬与夏,黑暗与光明,每一样都如此与众不同🇸🇪 

在瑞典,挪威和芬兰北部,有这么一大片广阔的土地。靠近北极圈的位置和人迹罕至的荒野让这里成为整个欧洲大陆最原始野性的地方之一。这里是萨米人的故乡,冬季的极夜和夏季的极昼现象更是增添了许多神奇色彩。在瑞典读书期间,有幸两次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不管是冬季的冰天雪地还是夏季的草甸森林都是其他地区少有的景象。虽说只是短暂的停留,却彻底被那些季节和光线变化带来的强烈对比所征服。

位于瑞典拉普兰地区的国王散步道(Kungsleden),from Wikipedia

位于瑞典拉普兰地区的国王散步道(Kungsleden),from Wikipedia

冬 VINTER

在日照最短的一月,独自踏上瑞典北部拉普兰的土地,在极北小镇感受黑暗和安宁
飞机降落前窗外的景色

飞机降落前窗外的景色

冰雪中的基律纳教堂

冰雪中的基律纳教堂

关于第一次的拉普兰之行,还要从狗血的交通工具说起。本来计划了坐夜火车穿越大半个瑞典进入北极圈的经典路线,也早早买了火车票,却在开车前两小时被坑爹的SJ瑞典铁路公司通知说北方铁路因极寒天气而停运!还没出发就被极端的天气来了一个下马威。无奈只能在火车站改签,推迟一周出发也就忍了吧。可不知是运气爆表还是怎么,第二次又是在开车前得到取消通知,同样的原因,这铁路系统真是脆弱到无语。一怒之下退了车票改坐飞机,几经周转终于还是踏上了拉普兰的土地。少了火车穿越北极圈界限的激动时刻和一路雪白的遐想,却得以从空中的角度俯瞰这片冰封的土地。才是下午两点钟不到,黑夜已经乘着晚霞渐渐笼罩过来。

阿比斯库国家公园的粉色天空

阿比斯库国家公园的粉色天空

青旅不远处的魔幻森林

青旅不远处的魔幻森林

每个来瑞典读书的孩子估计都多少有个去北边看极光的计划,基律纳几乎是每个学生都耳熟能详的地名,不得不承认这也是我这趟的主要目的了。为了更好的蹲点极光,我甚至直接跳过了基律纳选择两个晚上都待在传说中云量最少观看极光最佳的阿比斯库。然而事实证明,传说大多数都不靠谱,一晚多云和一晚大雾完全浇灭了之前的期待,透过云层零星窥见的几缕绿光甚至不如回程飞机上看到的让人激动,更不用说之后在罗弗敦那几晚的大爆发了。于是,极光是没留下什么印象,反倒是那一望无际的雪原和短暂却迷幻的光线让我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念念不忘。一月底,阿比斯库理论上刚刚过了极夜的时节,但是因为四周山地的遮挡,太阳依旧是看不见的。没有了直射光线,周围所有景物的轮廓反而变得柔和起来,借着雪的反射每天居然也能有三四个小时的光亮。而这短暂的几个小时,天色大部分时间是浅浅的粉和紫的过渡,这里的冬天非但不像人们想象的那般黑暗,反而因此有了一种独特的气质和魔力。

冷酷仙境一般的冰瀑

冷酷仙境一般的冰瀑

值得一试的攀冰

值得一试的攀冰

至于寒冷,也不如想象中那么夸张,除了极少数时候达到能让火车停运的零下三十度,大多数时候的零下十五度左右对东北的同学们想必算不上什么吧。不过冷风还是让附近的瀑布完全冰冻,也让我有机会尝试了一下颇具挑战的攀冰,这也是除去昂贵的狗拉雪橇之外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活动。全副武装之后其实没有特别困难,只是手脚并用着实需要一些体力支撑,而完成之后还是小有成就感的。其余的时间,就享受这无边的寂静和满世界的雪吧。正巧去之前刚看完第一季的<冰血暴>,耳机里放着那段凄美的开场音乐,配着窗外的冷酷景色,没有比这更有画面感了。两三天下来,有时候真的会有种心神宁静却又生无可恋的奇怪感受。好在住的小木屋青旅既暖和又温馨,从寒风瑟瑟的室外回来后,光着脚走在地暖加热的木地板上,泡上热茶煮上从几公里外唯一的超市买来的意面和新认识的朋友闲扯,管他窗外寒风还是暴雪,那种简单的幸福感可能也只有这里才能体会到。

未曾尝试的狗拉雪橇

未曾尝试的狗拉雪橇

没想到真的会再回Kungsleden

没想到真的会再回Kungsleden

而作为一个偏僻小村,阿比斯库之所以出名除了极光的名头之外,还在于它是著名的国王散步道(Kungsleden)的北端起点。这条总长达440km的著名徒步路线一路穿越瑞典北部最荒无人烟的地带,清晰的路线系统和一路独特的极地风景让它备受推崇。其实冬天的那次短暂停留我也算是走过了其中可能万分之一的一小段路程,作为整个路线起点的青旅,对面的白桦林间就是积雪覆盖的步道。那时在雪地上走了十几分钟就灰溜溜的撤回来之后,不曾想到半年后会真的踏上国王散步道,而且是以重装徒步的方式。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毕设的间隙跟同专业的佳怡君头脑发热的一拍即合,从中间站Kvikkjokk出发一路向北,四天的漫漫长路,终于见识了积雪下那片真正的拉普兰土地。

夏 SOMMAR

在超过二十小时日照的八月,和小伙伴一起走上瑞典最著名的徒步线路,真正置身荒野
研究地图的佳怡君,国王散步道

研究地图的佳怡君,国王散步道

颇具萨米特色的指示牌

颇具萨米特色的指示牌

说是国王散步道,不知道是谁给翻译了这么个轻松的名字,反正我是不信国王会一直走着这条路线散步。虽然一路上海拔都算不上高,即使经过的瑞典最高峰也才两千余米,但是各种路况从砾石到岩石到林间甚至沼泽算是全部经历了一遍,每天十小时左右的行走确实是对耐力和意志力的考验。之前也只是在南部有过几次短途徒步,那时的负重和强度都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野外经验几乎为零的我俩就这么兴冲冲的出发了,不过好在一路天气都很照顾,没有大风大雨来捣乱,一路磕磕绊绊也是走到了终点。那天晚上下了几天来的唯一一场雨,躲在帐篷里听雨打在帐篷布面的声音却不用担心第二天怎么打包出发,那感觉别提多自在。

孤独的小木屋

孤独的小木屋

冷的睡不着却偶遇晨雾

冷的睡不着却偶遇晨雾

不过虽说我们一路扎帐篷过夜,也并不是说只有这一种选择。这条线路很赞的一点就是沿途分布着一些设施齐全的小木屋,类似于青旅但条件要简陋许多,由瑞典旅游协会运营维护。你大可以只带上几天的衣物轻装出行,把睡袋帐篷什么的大件统统扔在家里,不扎营也同样可以走完全程,而代价就是不菲的住宿费了。本着折腾无止境的原则,同时也不想给旅游协会送钱,我们还是硬着头皮一路扎营了。唯一的例外是在一个看似平静的湖边,作为临时休息点的一个开放小木屋似乎是不错的留宿点。未曾料到的是,这个决定居然是全程最失败的一个,那一晚也成了最不堪回首的痛苦回忆。从入夜开始房间的气温骤降,穿上抓绒缩在睡袋里也无济于事,离开屋子重新扎帐篷吧却又不甘心,于是就这么瑟瑟发抖一夜几乎无眠。第二天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在屋里反而会更冷,直到打开地图看到附近的等高线。原来这是个海拔七百多米的高山湖,跟之前三四百米的营地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再加上小木屋本就保温不好,这个大大的经验加成就这么认了吧。

走过河流和山川

走过河流和山川

遇见一群驯鹿

遇见一群驯鹿

一路走过来,除了长途跋涉的辛苦,感受最深的,就是这片土地冷静和壮丽的美。那种感觉有点像青海或者西藏,是荒野的大美,是渺小个体在自然面前的敬畏。从Kvikkjokk向北,一路经过沼泽针叶林桦木林苔原湿地等等景观,每次翻过山头都是对植被垂直分布的最深入体验。途中穿过的几个湖泊,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特色,也让有时略显单调的景色多了几分生气。但大多数时候,两个人只是这么走着,沿着路标或是前人踩出的道路,把森林和苔原一片片抛在身后,从早到晚,从一个营地到另一个营地。听起来很单调乏味?可能吧,不过这并不阻碍同时欣赏眼前的风景。由于拉普兰的景观总是成片存在,可能走了一上午针叶林的盘根路面开始厌烦,到中午突然眼前就出现了一片开放的湿地,再走走翻过一个山头也许就有峡谷的景色在等着你。所以永远不要抱怨,走累的时候,想想前方的精彩,总能重新攒足力气。吃完两根能量棒,喝一口清冽的山泉水,想想傍晚就能烧上热水吃上速食米饭,还真有点小激动了。

不可错过的登顶支线

不可错过的登顶支线

壮丽的河谷景色,萨勒克国家公园

壮丽的河谷景色,萨勒克国家公园

走完国王散步道,之后明显感觉到其他地方的徒步路线相比之下简直人满为患。十月份在德国的国家公园走过一回,一路跟对面的朋友打招呼简直就没有歇过。而在这里,一天遇到的徒步者屈指可数,再加上瑞典人都是标准的一句Hej简单带过,你大可以舒心享受和自然山野没有打扰的心灵感应。那是一种真正身处荒野的孤独和满足感,在没有网络没有朋友圈的路途中放空自己,听风的声音和脚步的声音,看太阳在头顶永远照耀。这种感受在我独自前往萨勒克只为一睹河谷景色的路途中更是尤为深刻。早上五点出发,来回十五公里的路程,终于亲眼看到了令人窒息的Rapadalen河谷,即使之前看过无数照片,那悬崖下壮丽的河流和三角洲映入眼帘的一瞬间还是震撼十足。冰川融水和夏季的短暂让这片湿地呈现出与众不同的形态,那种原始的充满生命力的形状和色彩估计很难在别处遇见。这才是独一无二的拉普兰。

远方的山尖就是眺望河谷的地方

远方的山尖就是眺望河谷的地方

独具特色的路标

独具特色的路标

另一方面,除去独特的自然景观,这里还因为是萨米人的聚居地而尤为特殊。回来之后有段时间对萨米文化特别感兴趣,他们的服装,习俗,和驯鹿的关系以及与之相关的Joik吟唱都是无尽的宝藏。我也常在想,拉普兰之于瑞典是否就如同西藏之于中国,同样的边疆和荒原景色,独特的自然和文化让他们本身充满了让人难以抗拒的魅力。而且萨米人在自己土地上的权益也似乎是一直以来争议不断的敏感话题,这是游牧文明和工业文明不可避免的冲突,瑞典政府的做法也难说皆大欢喜。不想在这里讨论政治,但至少下次被瑞典同学质疑西藏问题,也算是多了个辩论的角度。

走进荒野,国王散步道

走进荒野,国王散步道

最后,必须提一下那部带给我巨大震撼的电影「走进荒野」。如果说阿拉斯加的荒野和拉普兰能有几分相似,那我也算是真的踏上了一段走进荒野的旅程。我清楚地记得片中主人公克里斯托弗在荒原山巅呐喊的感动,而经此一程之后更加能感同身受。感谢当初在大一的时候遇见这部电影,给我全新的视角,勇气和思考。不管最终的路指向何方,每个人或许都该有段荒野之旅,在行走中思考当下,坚定未来。

另附上随身GoPro的无防抖视频,也体会一把长途跋涉的艰辛与风景


#瑞典#阿比斯库#摄影#户外#徒步

碧海箫声

面对现实,忠于理想

公众号:Wanderlust漫游记
微博:碧海_箫声
ins:fay1989211
关注
取消关注

7赞

发布于2019-08-04

收藏
分享

分享到微博

微信扫一扫

Wanderlust漫游记

一枚不甘心只做画图狗的景观设计狮的旅行记录。爱城市建筑更爱自然荒野,对徒步各国国家公园持续上瘾中。

订阅
取消订阅

全部评论(7)

有什么想说的嘛?

碧海箫声(作者)

回复 @Kyy要做旅行控:我也是,前后看了三遍每次感受都不同

1月前 · 回复

问答探路者

Kyy要做旅行控

我也看过你文末说的那部电影,但是当时看的时候自己的阅历没有那么深,可以当时在电影那里得到的冲击是有限的,但这次看到你再提起这部电影,忽然有种眼眶一热的感觉,谢谢你的分享~

1月前 · 回复

碧海箫声(作者)

回复 @王小厨:我们是自带帐篷的,住木屋的话我印象大概三四百左右,属于瑞典的青年旅舍系统STF

2月前 · 回复

王小厨

小木屋多少银子一晚?

2月前 · 回复

王小厨

走万里路,读万卷书,好贴!!

2月前 · 回复

碧海箫声(作者)

回复 @ZTXJLB:嗯是的

3月前 · 回复

ZTXJLB

文章照片不错,线路设计都是你自己做的?

3月前 · 回复

推荐文章

Overland Track,塔斯马尼亚荒原行记

🚶穷游专栏第一篇,记录一段关于荒野和行走的故事🇭🇲

阿尔卑斯式徒步

突然置身于悬崖边难免会感到害怕,甚至腿脚发软,但如果是自己一步步爬上来的,回头看到的却是风景本身。

给7星酒店也不换,住宿在多洛米蒂的徒步小屋(Rifugio)里是怎么样的体验?

没来过阿尔卑斯山区徒步的旅行者可能会对以下事情有所疑惑:徒步时在山上可以住宿吗?可以洗澡吗?需要自己携带食物干粮吗?造访...

2018年多洛米蒂最让我感动的9个瞬间

2018年即将过去,这一年是多洛米蒂中文旅行信息的元年。我与我的团队是从年初一直忙到年尾,线下活动和商业线路并行;中文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