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在菲斯迷路,只不过迷失了自己

没有在菲斯迷路,只不过迷失了自己

叶酱  ·  1月前



无论再怎么奇妙美丽的地方,无论再怎么习惯漂泊,旅行到一定时候,总有那么个“需要歇一歇”的临界点。

出发一个多月,在欧洲赶了七八个国家后来到摩洛哥,每天都在找下一个住宿、下一趟交通工具中损耗脑细胞,我急需懒洋洋地赖在一个地方几天,什么也不干,等着落在后面的“旅行好奇心”追赶上来,就在这个时候,抵达了古城菲斯。


 

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心情,走出汽车站后随便上了一辆出租车,居然主动打表,10迪拉姆就到了古城的蓝色大门前,菲斯啊菲斯,果然不一般。

对它前期所有的了解只归结于一个词“迷宫”,左脚踏入蓝门的同时,右脚已经准备好迷路了。


好运的是,偏偏住进了一间很适合休养生息的传统旅舍——Dar Jannat。六人间只有我一人,带卫生间,空调随意打、厨房随便用。

翘着脚坐在riad天井里吃着牛肉饼看剧时,旅舍小哥moussa过来问需不要摩洛哥薄荷茶,我习惯性地多问了一句,“要多少钱?” 


moussa长相微微有点贼,英文说得不错,却常常会发出那种抒情的译制片腔,“噢,亲爱的朋友,你可是我们尊贵的客人,只要你想喝,请告诉我,任何时候都免费!”

恩,我只不过是付了一晚上12美元的房客而已,在我准备好好休息一阵的菲斯,我决定先放下所有戒备,去相信任何人。

随后旅舍又热热闹闹地住进了一大家子阿尔及利亚人,带着两个十几岁男孩和一个小女孩,男主人留着长长的胡子,女人包着头巾,拖着几个让人怀疑带了全部家当的大箱子,典型的穆斯林家庭。

“hi,要不要来点无花果?”男人递过他刚买的一袋水果。


卖仙人球果的小摊 

从吃开始的交情总是不错的。男人虽是阿尔及利亚裔,却出生在法国,现在和家人定居伦敦,“我们每年都要来这里度假,我那个小女儿已经不会说阿语了,我们自己则说法语、英语和阿语。”

moussa对他们的态度很亲密也很谦恭,一看就是熟客,后面几天,我们常常分享各自买的水果,有时候瘦瘦高高的二儿子会给我端一盘蜜瓜来,“Thank you!”

“You are welcome。”小伙子会用极绅士的神态和极纯正英文回复我。

五六岁的小女孩则在市场上买了几只染成蓝色和粉色的小鸡,白天没事的时候我就逗逗她,去市场买一堆葡萄、油桃、无花果回来吃水果大餐,反应过来已经在菲斯虚度了两天。

穆斯林国家的好处是没有群魔乱舞的酒吧,也不以古城艳遇为第一吸引力,刚好符合我的喜好。

📷
 

很庆幸自己终于成了这种旅行者,不再对旅途中虚度光阴而怀有罪恶感。

如果仍旧要开每天早上七点的闹钟、去某某景点无缝衔接地打卡,不就像在北上广工作一样么,还没有工资拿,那出来旅行到底图什么呢?

📷

于是我也变成了另一个舍夫沙万的西雅图小哥,天天下午躺在顶楼的躺椅上,捧着kindle看小说,天气炎热却因为干燥而不出汗,说不出得酸爽,每次都是困到kindle掉到脸上把自己砸醒,然后太阳开始落山。

总是在午饭后跑到门口买一杯鲜榨橙汁,喜欢这位脸像土豆一样圆滚滚的老板,每次都让他把果汁装入自带的虎牌保温杯。

买得多了,有时会遇到一起等榨汁的小伙子,话不多,直接帮我买了单,“give you,you go(你拿着,你走吧)”,看来绞尽脑汁把所有会的英文单词都蹦出来了。

📷
 

当旅行被纳入日复一日的循环,不再受困于整日思考明天的住宿和交通,精神上也轻松了起来。

傍晚我会跑到旅舍露台的最高点,带着还冰凉的鲜橙汁,习惯了阿拉伯地区的作息后,就知道宣礼声快要响起,在数不清的土黄色墙壁和电视天线背后,会有一速似乎藏在乌云密布间的夕阳之光。

我瘫在那张摇摇欲坠的躺椅上,任由思绪被时光的碎片分解,菲斯远去了,摩洛哥也远去了,只剩下此刻,把自己抛到了距离北京一万公里的某个露台上,就这么躺着跟日落的一分一秒较量。

📷

菲斯旅舍露台的日落

这间旅舍依旧没什么客人,我很快跟moussa小哥混熟,他也充分展现了阿拉伯男人的细心。

第三天用早餐时,我的薄荷茶已经减半了糖量(曾随口说过太甜),而当我快要剥完白煮蛋时,在远处观望的moussa立刻跳起来,吩咐厨房帮工的大妈带一小碟盐出来。

一定是观察到我前两天都自己拿盐蘸鸡蛋,那些付了15%服务费和小费的餐厅都不会这么贴心吧!何况一个床位才12美元。

第四天的早餐端上来时,又被这位暖男感动得没话说。前日问moussa多要了一块奶酪涂牛角包,于是,这天早上只有我面前的餐盘里是两块芝士,其他人都是一块。

我感激地朝他使了个眼神,moussa却得意地回以暗笑,为他赢得客人欢心而收获莫大成就感。

📷
 

对于我这样古怪的客人,除了小细节上的无微不至,最好再推荐几个没什么游客去的地方,moussa深谙此道。

见我天天瘫在楼顶看日落,便建议我去后山走走,有个叫Tombeaux Des Mérinides(梅里尼德王朝陵墓 )的地方,已经是一片废墟了,但可以俯瞰古城全貌。

听到废墟两个字就来劲了,于是掐好时间,插上耳机,调到最喜欢的专辑,开始从古城北面慢慢沿山绕上去,独享最美妙的徒步音乐时光。

📷

山边土堆没有围栏,就这么裸露着,有点像开罗的莫卡顿山,边缘角落里坐着情侣,趁人不注意偷偷亲一口,也有带孙子的阿拉伯大爷,两人坐在树荫下玩着我看不懂的游戏,或是只留一个孤单背影给过客的长袍大叔。

我站在他背后发了好一会儿呆,底下就是土黄灰蒙连成一片的medina老城,有点落寞地从心底感叹了半天。

在这些仍保有古老生活方式的地方,和大都市最大的不同是人们十分甘于寂寞,甚至享受寂寞,你常常能遇到无缘无故在路边望着街景发呆的人,久而久之自己也变成了那样热爱发呆的一员。

📷
 

我蹑手蹑脚地走近,却发现这背影下面的两只手握着一只杂牌智能手机,大叔专注地低头看着屏幕。简直为刚才的那一番感悟羞愧地想找地洞钻进去,但想想也不错,发着摩洛哥版微信的大叔,或许就是我和这片古城的连接点吧。

这个陵墓废墟没什么看头,有很多当地人从另一条通汽车的路开上来散步,孤身一人的自己又充当了好几次“摄影师”的角色,替永远乐此不疲的阿拉伯人拍各种组合的全家福。

好不容易脱身,又有一位瘦高小哥来搭讪,“hi,我叫穆哈穆德,你来自哪里,你的名字叫什么?” 📷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是穆哈穆德就是艾哈迈德要不就是穆斯塔法,我的名字对于你并不重要,然而还是很礼貌地回答,“我叫ye,来自中国。”

小伙子抱着一本外语书,从刚才起就在念念有词,“我在老城的一间酒店工作,正在学俄语,这样以后可以接待更多外国客人了。”他扬了扬手中的书,是俄语教材。

“真棒!You are so smart。”象征性地称赞后,我的目光被山另一侧的一大片白色吸引住。

朴实无华的穆斯林墓地,几乎一模一样的大小和版式,连中间种的树也是同样,这里埋的应该都是普通人。想起小时候每到清明上坟,临近目的地时,车会驶过好几座半边变白了的青山,七八岁的小孩哪里见过死亡,记忆中的清明活动更像举家春游。

📷

许多年后,去了世界的不同角落,墓地成了常规的旅游参观项目,金字塔、死人城、胡志明纪念馆、泰姬陵……似乎也没有当作阴森恐怖或意义特殊的地方来看待,死亡曾遥远得让人无法感同身受。

而这一次,在菲斯的后山墓地,在前不久经历了一次家人离世后,第一次认真审视在不同宗教和文化下的生命终结,至今仍记得那种无解和无望的心情。

过了很久很久,把最喜欢的几首土摇都循环听了好多遍,得出的结论是只有再多走一些地方、多看一些书,总会找到隽永的东西对抗无常的。

最后那个下午,决定出门履行一下游客的义务。逛了几个挤在古城里完全没气势的清真寺,走到哪儿都是乌泱泱的义乌小商品包围着,暗无天日,我想去找传说中臭味熏天的皮革作坊tanneries。

📷 

在古城走路最需要技巧,永远会冷不防被一个庞然大物撞击,后面传来“pardon,pardon(法语对不起)”的吆喝声,老头很不耐烦地赶着一匹驮着煤气瓶的驴子。

在他们的意识里,似乎世界上只有两种语言,一种是本地人说的摩洛哥式阿语,另一种是所有外国人都应该能听懂的法语——通用语。

常有人出其不意地推我一把,回头一看又是一匹身上堆满纸巾牛奶牙膏的驴子,停在一家小卖部门口开始卸货,于是整条路的交通就瘫痪了。📷

无数呼啦啦的小推车横冲直撞、捧着大饼啊面团慢吞吞挪动的阿拉伯妇女、路边躺着的失意者流浪汉、一群站在笼子上怒发冲冠的鸡、叮满蜜蜂的甜品蛋糕、神油神灯、香油香料,成为时尚界潮流单品的摩洛哥尖头鞋,全都潮水般向我涌来。

📷 

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就为了让旅人在里面迷路才把古城建成这样,好名正言顺地跳出来带路。当我发现自己已无限接近目的地时,仍旧找不到入口,却窜入了一条寻常人家的巷子,只好拉下脸来问人,倒不是有多不好意思,而是想到之后的小费环节累觉不爱。

一位正气凛然的小哥立马放下手中的活迎上来,听说我要去皮革工坊后,神秘兮兮地小声说,“我可以带你去,不过呢,我不是有资格的导游,所以你就跟我后面,保持一段距离,也不要跟我说话,懂么?”

📷
 

“好!”我点点头,心想不就去个皮革工坊么,弄得像搞地下情报似的,故弄玄虚,姐见多了。

小哥步速极快,路人看我大概就像个落在后面还不甘放弃的竞走运动员,终于,小哥在拐了九曲十八弯后停下来,“快点,就是这里。”

皮革厂里面是不能进去的,他把我带到的是隔壁一个商店的顶楼,像天造地设的观景台。下面是密密麻麻的圆形染料缸,堆满了大小不一的整皮,需要在里面浸泡20天才算染好色。

📷

工人们大半个身子浸在里面,浑身污水,即使隔着这么远,我都能闻到刺鼻的化工和屎尿味。刚好我这个视线望去,染缸上方还拉着一条横幅,中间的小字看不清,只见两端画了个相机,上面打了叉叉,意思很明显,不许拍照。

见我在认真张望并拿出手机来做笔记,带路小哥很识趣地凑过来,“偷偷拍两张没关系,要快速!”都是套路啊套路,一会只能多给两块小费了。📷

下楼顺势带我往卖东西的房间兜一圈,一番剑拔弩张的讨价还价后,我提着一双8欧元买的鹅黄色摩洛哥尖头皮鞋离开,想着或许可以作为回国后冒充时尚达人的道具。

📷

所有的旅行都有期限,我在摩洛哥的期限是20天,已经在菲斯花掉了四分之一的时间,不得不走了。跟阿尔及利亚一家告别,直到最后我才知道,这栋riad是他们的房产,租给当地老板开旅舍用,每年回来度假也相当于回自己家视察。

我朝着那个看起来像刚受过恐怖袭击的汽车站走去,moussa还在拼命挽留,“再住几天吧,不要钱!”

“我得走啦,男朋友在中国等我呢。”

“那就下次让他一起来菲斯吧,可以来摩洛哥工作,住上一段日子。”大概是听说了P先生曾在埃及工作的经历,moussa一厢情愿的认为我们是热爱这块炽热的土地。

📷 moussa小哥在旅舍门口给我拍的照

提着行李路过天天光顾的果汁摊,准备买最后一杯橙汁时才发现,这位圆滚滚一直朝气蓬勃的老板居然只有一条腿,并不卖惨博同情借机提高价格,他的橙汁是我在古城喝到最便宜也最货真价实的。

平时就淡然地站在车后面,露出上半身榨汁,丝毫感觉不到有重心不稳的异样。递给我果汁后,见他拄着拐杖赶到马路对面,原来他还同时照顾另一个音像摊的生意。

拜拜,拥有阿拉伯男子最细腻内心的moussa;拜拜,敬业的橙汁老板和请我喝橙汁却不留名的雷锋小伙;拜拜,那些曾在数个落日时分和我一同竖起耳朵听古兰经的人们;山顶的那位穆哈穆德,请努力练习俄语噢。

拜拜,度了一个短假的菲斯。

卖仙人球果的小摊

卖仙人球果的小摊


从吃开始的交情总是不错的。男人虽是阿尔及利亚裔,却出生在法国,现在和家人定居伦敦,“我们每年都要来这里度假,我那个小女儿已经不会说阿语了,我们自己则说法语、英语和阿语。”

moussa对他们的态度很亲密也很谦恭,一看就是熟客,后面几天,我们常常分享各自买的水果,有时候瘦瘦高高的二儿子会给我端一盘蜜瓜来,“Thank you!”

“You are welcome。”小伙子会用极绅士的神态和极纯正英文回复我。

五六岁的小女孩则在市场上买了几只染成蓝色和粉色的小鸡,白天没事的时候我就逗逗她,去市场买一堆葡萄、油桃、无花果回来吃水果大餐,反应过来已经在菲斯虚度了两天。

穆斯林国家的好处是没有群魔乱舞的酒吧,也不以古城艳遇为第一吸引力,刚好符合我的喜好。

很庆幸自己终于成了这种旅行者,不再对旅途中虚度光阴而怀有罪恶感。

如果仍旧要开每天早上七点的闹钟、去某某景点无缝衔接地打卡,不就像在北上广工作一样么,还没有工资拿,那出来旅行到底图什么呢?



于是我也变成了另一个舍夫沙万的西雅图小哥,天天下午躺在顶楼的躺椅上,捧着kindle看小说,天气炎热却因为干燥而不出汗,说不出得酸爽,每次都是困到kindle掉到脸上把自己砸醒,然后太阳开始落山。

总是在午饭后跑到门口买一杯鲜榨橙汁,喜欢这位脸像土豆一样圆滚滚的老板,每次都让他把果汁装入自带的虎牌保温杯。

买得多了,有时会遇到一起等榨汁的小伙子,话不多,直接帮我买了单,“give you,you go(你拿着,你走吧)”,看来绞尽脑汁把所有会的英文单词都蹦出来了。


当旅行被纳入日复一日的循环,不再受困于整日思考明天的住宿和交通,精神上也轻松了起来。

傍晚我会跑到旅舍露台的最高点,带着还冰凉的鲜橙汁,习惯了阿拉伯地区的作息后,就知道宣礼声快要响起,在数不清的土黄色墙壁和电视天线背后,会有一速似乎藏在乌云密布间的夕阳之光。

我瘫在那张摇摇欲坠的躺椅上,任由思绪被时光的碎片分解,菲斯远去了,摩洛哥也远去了,只剩下此刻,把自己抛到了距离北京一万公里的某个露台上,就这么躺着跟日落的一分一秒较量。

菲斯旅舍露台的日落

菲斯旅舍露台的日落


这间旅舍依旧没什么客人,我很快跟moussa小哥混熟,他也充分展现了阿拉伯男人的细心。

第三天用早餐时,我的薄荷茶已经减半了糖量(曾随口说过太甜),而当我快要剥完白煮蛋时,在远处观望的moussa立刻跳起来,吩咐厨房帮工的大妈带一小碟盐出来。

一定是观察到我前两天都自己拿盐蘸鸡蛋,那些付了15%服务费和小费的餐厅都不会这么贴心吧!何况一个床位才12美元。

第四天的早餐端上来时,又被这位暖男感动得没话说。前日问moussa多要了一块奶酪涂牛角包,于是,这天早上只有我面前的餐盘里是两块芝士,其他人都是一块。

我感激地朝他使了个眼神,moussa却得意地回以暗笑,为他赢得客人欢心而收获莫大成就感。


对于我这样古怪的客人,除了小细节上的无微不至,最好再推荐几个没什么游客去的地方,moussa深谙此道。

见我天天瘫在楼顶看日落,便建议我去后山走走,有个叫Tombeaux Des Mérinides(梅里尼德王朝陵墓 )的地方,已经是一片废墟了,但可以俯瞰古城全貌。

听到废墟两个字就来劲了,于是掐好时间,插上耳机,调到最喜欢的专辑,开始从古城北面慢慢沿山绕上去,独享最美妙的徒步音乐时光。

山边土堆没有围栏,就这么裸露着,有点像开罗的莫卡顿山,边缘角落里坐着情侣,趁人不注意偷偷亲一口,也有带孙子的阿拉伯大爷,两人坐在树荫下玩着我看不懂的游戏,或是只留一个孤单背影给过客的长袍大叔。

我站在他背后发了好一会儿呆,底下就是土黄灰蒙连成一片的medina老城,有点落寞地从心底感叹了半天。

在这些仍保有古老生活方式的地方,和大都市最大的不同是人们十分甘于寂寞,甚至享受寂寞,你常常能遇到无缘无故在路边望着街景发呆的人,久而久之自己也变成了那样热爱发呆的一员。

📷
 

我蹑手蹑脚地走近,却发现这背影下面的两只手握着一只杂牌智能手机,大叔专注地低头看着屏幕。简直为刚才的那一番感悟羞愧地想找地洞钻进去,但想想也不错,发着摩洛哥版微信的大叔,或许就是我和这片古城的连接点吧。

这个陵墓废墟没什么看头,有很多当地人从另一条通汽车的路开上来散步,孤身一人的自己又充当了好几次“摄影师”的角色,替永远乐此不疲的阿拉伯人拍各种组合的全家福。

好不容易脱身,又有一位瘦高小哥来搭讪,“hi,我叫穆哈穆德,你来自哪里,你的名字叫什么?” 📷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是穆哈穆德就是艾哈迈德要不就是穆斯塔法,我的名字对于你并不重要,然而还是很礼貌地回答,“我叫ye,来自中国。”

小伙子抱着一本外语书,从刚才起就在念念有词,“我在老城的一间酒店工作,正在学俄语,这样以后可以接待更多外国客人了。”他扬了扬手中的书,是俄语教材。

“真棒!You are so smart。”象征性地称赞后,我的目光被山另一侧的一大片白色吸引住。

朴实无华的穆斯林墓地,几乎一模一样的大小和版式,连中间种的树也是同样,这里埋的应该都是普通人。想起小时候每到清明上坟,临近目的地时,车会驶过好几座半边变白了的青山,七八岁的小孩哪里见过死亡,记忆中的清明活动更像举家春游。

📷

许多年后,去了世界的不同角落,墓地成了常规的旅游参观项目,金字塔、死人城、胡志明纪念馆、泰姬陵……似乎也没有当作阴森恐怖或意义特殊的地方来看待,死亡曾遥远得让人无法感同身受。

而这一次,在菲斯的后山墓地,在前不久经历了一次家人离世后,第一次认真审视在不同宗教和文化下的生命终结,至今仍记得那种无解和无望的心情。

过了很久很久,把最喜欢的几首土摇都循环听了好多遍,得出的结论是只有再多走一些地方、多看一些书,总会找到隽永的东西对抗无常的。

最后那个下午,决定出门履行一下游客的义务。逛了几个挤在古城里完全没气势的清真寺,走到哪儿都是乌泱泱的义乌小商品包围着,暗无天日,我想去找传说中臭味熏天的皮革作坊tanneries。

📷 

在古城走路最需要技巧,永远会冷不防被一个庞然大物撞击,后面传来“pardon,pardon(法语对不起)”的吆喝声,老头很不耐烦地赶着一匹驮着煤气瓶的驴子。

在他们的意识里,似乎世界上只有两种语言,一种是本地人说的摩洛哥式阿语,另一种是所有外国人都应该能听懂的法语——通用语。

常有人出其不意地推我一把,回头一看又是一匹身上堆满纸巾牛奶牙膏的驴子,停在一家小卖部门口开始卸货,于是整条路的交通就瘫痪了。📷

无数呼啦啦的小推车横冲直撞、捧着大饼啊面团慢吞吞挪动的阿拉伯妇女、路边躺着的失意者流浪汉、一群站在笼子上怒发冲冠的鸡、叮满蜜蜂的甜品蛋糕、神油神灯、香油香料,成为时尚界潮流单品的摩洛哥尖头鞋,全都潮水般向我涌来。

📷 

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就为了让旅人在里面迷路才把古城建成这样,好名正言顺地跳出来带路。当我发现自己已无限接近目的地时,仍旧找不到入口,却窜入了一条寻常人家的巷子,只好拉下脸来问人,倒不是有多不好意思,而是想到之后的小费环节累觉不爱。

一位正气凛然的小哥立马放下手中的活迎上来,听说我要去皮革工坊后,神秘兮兮地小声说,“我可以带你去,不过呢,我不是有资格的导游,所以你就跟我后面,保持一段距离,也不要跟我说话,懂么?”

📷
 

“好!”我点点头,心想不就去个皮革工坊么,弄得像搞地下情报似的,故弄玄虚,姐见多了。

小哥步速极快,路人看我大概就像个落在后面还不甘放弃的竞走运动员,终于,小哥在拐了九曲十八弯后停下来,“快点,就是这里。”

皮革厂里面是不能进去的,他把我带到的是隔壁一个商店的顶楼,像天造地设的观景台。下面是密密麻麻的圆形染料缸,堆满了大小不一的整皮,需要在里面浸泡20天才算染好色。

📷

工人们大半个身子浸在里面,浑身污水,即使隔着这么远,我都能闻到刺鼻的化工和屎尿味。刚好我这个视线望去,染缸上方还拉着一条横幅,中间的小字看不清,只见两端画了个相机,上面打了叉叉,意思很明显,不许拍照。

见我在认真张望并拿出手机来做笔记,带路小哥很识趣地凑过来,“偷偷拍两张没关系,要快速!”都是套路啊套路,一会只能多给两块小费了。📷

下楼顺势带我往卖东西的房间兜一圈,一番剑拔弩张的讨价还价后,我提着一双8欧元买的鹅黄色摩洛哥尖头皮鞋离开,想着或许可以作为回国后冒充时尚达人的道具。


山边土堆没有围栏,就这么裸露着,有点像开罗的莫卡顿山,边缘角落里坐着情侣,趁人不注意偷偷亲一口,也有带孙子的阿拉伯大爷,两人坐在树荫下玩着我看不懂的游戏,或是只留一个孤单背影给过客的长袍大叔。

我站在他背后发了好一会儿呆,底下就是土黄灰蒙连成一片的medina老城,有点落寞地从心底感叹了半天。

在这些仍保有古老生活方式的地方,和大都市最大的不同是人们十分甘于寂寞,甚至享受寂寞,你常常能遇到无缘无故在路边望着街景发呆的人,久而久之自己也变成了那样热爱发呆的一员。


我蹑手蹑脚地走近,却发现这背影下面的两只手握着一只杂牌智能手机,大叔专注地低头看着屏幕。简直为刚才的那一番感悟羞愧地想找地洞钻进去,但想想也不错,发着摩洛哥版微信的大叔,或许就是我和这片古城的连接点吧。

这个陵墓废墟没什么看头,有很多当地人从另一条通汽车的路开上来散步,孤身一人的自己又充当了好几次“摄影师”的角色,替永远乐此不疲的阿拉伯人拍各种组合的全家福。

好不容易脱身,又有一位瘦高小哥来搭讪,“hi,我叫穆哈穆德,你来自哪里,你的名字叫什么?”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是穆哈穆德就是艾哈迈德要不就是穆斯塔法,我的名字对于你并不重要,然而还是很礼貌地回答,“我叫ye,来自中国。”

小伙子抱着一本外语书,从刚才起就在念念有词,“我在老城的一间酒店工作,正在学俄语,这样以后可以接待更多外国客人了。”他扬了扬手中的书,是俄语教材。

“真棒!You are so smart。”象征性地称赞后,我的目光被山另一侧的一大片白色吸引住。

朴实无华的穆斯林墓地,几乎一模一样的大小和版式,连中间种的树也是同样,这里埋的应该都是普通人。想起小时候每到清明上坟,临近目的地时,车会驶过好几座半边变白了的青山,七八岁的小孩哪里见过死亡,记忆中的清明活动更像举家春游。

许多年后,去了世界的不同角落,墓地成了常规的旅游参观项目,金字塔、死人城、胡志明纪念馆、泰姬陵……似乎也没有当作阴森恐怖或意义特殊的地方来看待,死亡曾遥远得让人无法感同身受。

而这一次,在菲斯的后山墓地,在前不久经历了一次家人离世后,第一次认真审视在不同宗教和文化下的生命终结,至今仍记得那种无解和无望的心情。

过了很久很久,把最喜欢的几首土摇都循环听了好多遍,得出的结论是只有再多走一些地方、多看一些书,总会找到隽永的东西对抗无常的。


最后那个下午,决定出门履行一下游客的义务。逛了几个挤在古城里完全没气势的清真寺,走到哪儿都是乌泱泱的义乌小商品包围着,暗无天日,我想去找传说中臭味熏天的皮革作坊tanneries。

 

在古城走路最需要技巧,永远会冷不防被一个庞然大物撞击,后面传来“pardon,pardon(法语对不起)”的吆喝声,老头很不耐烦地赶着一匹驮着煤气瓶的驴子。

在他们的意识里,似乎世界上只有两种语言,一种是本地人说的摩洛哥式阿语,另一种是所有外国人都应该能听懂的法语——通用语。

常有人出其不意地推我一把,回头一看又是一匹身上堆满纸巾牛奶牙膏的驴子,停在一家小卖部门口开始卸货,于是整条路的交通就瘫痪了。


无数呼啦啦的小推车横冲直撞、捧着大饼啊面团慢吞吞挪动的阿拉伯妇女、路边躺着的失意者流浪汉、一群站在笼子上怒发冲冠的鸡、叮满蜜蜂的甜品蛋糕、神油神灯、香油香料,成为时尚界潮流单品的摩洛哥尖头鞋,全都潮水般向我涌来。


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就为了让旅人在里面迷路才把古城建成这样,好名正言顺地跳出来带路。当我发现自己已无限接近目的地时,仍旧找不到入口,却窜入了一条寻常人家的巷子,只好拉下脸来问人,倒不是有多不好意思,而是想到之后的小费环节累觉不爱。

一位正气凛然的小哥立马放下手中的活迎上来,听说我要去皮革工坊后,神秘兮兮地小声说,“我可以带你去,不过呢,我不是有资格的导游,所以你就跟我后面,保持一段距离,也不要跟我说话,懂么?”


“好!”我点点头,心想不就去个皮革工坊么,弄得像搞地下情报似的,故弄玄虚,姐见多了。

小哥步速极快,路人看我大概就像个落在后面还不甘放弃的竞走运动员,终于,小哥在拐了九曲十八弯后停下来,“快点,就是这里。”

皮革厂里面是不能进去的,他把我带到的是隔壁一个商店的顶楼,像天造地设的观景台。下面是密密麻麻的圆形染料缸,堆满了大小不一的整皮,需要在里面浸泡20天才算染好色。


工人们大半个身子浸在里面,浑身污水,即使隔着这么远,我都能闻到刺鼻的化工和屎尿味。刚好我这个视线望去,染缸上方还拉着一条横幅,中间的小字看不清,只见两端画了个相机,上面打了叉叉,意思很明显,不许拍照。

见我在认真张望并拿出手机来做笔记,带路小哥很识趣地凑过来,“偷偷拍两张没关系,要快速!”都是套路啊套路,一会只能多给两块小费了。


下楼顺势带我往卖东西的房间兜一圈,一番剑拔弩张的讨价还价后,我提着一双8欧元买的鹅黄色摩洛哥尖头皮鞋离开,想着或许可以作为回国后冒充时尚达人的道具。

所有的旅行都有期限,我在摩洛哥的期限是20天,已经在菲斯花掉了四分之一的时间,不得不走了。

跟阿尔及利亚一家告别,直到最后我才知道,这栋riad是他们的房产,租给当地老板开旅舍用,每年回来度假也相当于回自己家视察。

我朝着那个看起来像刚受过恐怖袭击的汽车站走去,moussa还在拼命挽留,“再住几天吧,不要钱!”

“我得走啦,男朋友在中国等我呢。”

“那就下次让他一起来菲斯吧,可以来摩洛哥工作,住上一段日子。”大概是听说了P先生曾在埃及工作的经历,moussa一厢情愿的认为我们是热爱这块炽热的土地。

 moussa小哥在旅舍门口给我拍的照

moussa小哥在旅舍门口给我拍的照


提着行李路过天天光顾的果汁摊,准备买最后一杯橙汁时才发现,这位圆滚滚一直朝气蓬勃的老板居然只有一条腿,并不卖惨博同情借机提高价格,他的橙汁是我在古城喝到最便宜也最货真价实的。

平时就淡然地站在车后面,露出上半身榨汁,丝毫感觉不到有重心不稳的异样。递给我果汁后,见他拄着拐杖赶到马路对面,原来他还同时照顾另一个音像摊的生意。


拜拜,拥有阿拉伯男子最细腻内心的moussa;拜拜,敬业的橙汁老板和请我喝橙汁却不留名的雷锋小伙;拜拜,那些曾在数个落日时分和我一同竖起耳朵听古兰经的人们;山顶的那位穆哈穆德,请努力练习俄语噢。

拜拜,度了一个短假的菲斯。

叶酱 

曾在京都游学,最爱吃的背包客,去过两百多家米其林餐厅,现在是满世界找吃的自由撰稿人、旅行体验师。


#摩洛哥#菲斯#旅行#北非

叶酱

旅行的意义就是吃吃吃

公众号:叶酱的孤独星球
ins:叶酱
知乎:叶酱的孤独星球
关注
取消关注

375赞

发布于2019-03-06

收藏

叶酱的孤独星球

吃过30多个国家上百座城市的我,永远是为了美食而上路,体验精致的米其林餐厅,也深入到接地气的路边摊。

全部评论

有什么想说的嘛?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文章

Vol 1. [摩洛哥]在盲人的世界里,古城菲斯是什么颜色

“我实在无法想象,如果我的眼睛看不见了,那世界于我还有何意义?“

唯有名字美丽如初——卡萨布兰卡

凡是去过卡萨布兰卡的人都会告诉我,这是一个只剩下名字很美丽的无聊城市,里克咖啡馆是后人造的赝品,服务态度差、东西贵且难吃...

索维拉,总有那些美好邂逅来抚慰你的心与胃

一来摩洛哥之前,我并没有听说过索维拉这个地方,直到舍夫沙万的西班牙清真寺。偶遇一位北京来的大叔,我们在同一个俯瞰蓝色小镇...

蓝白小镇的大麻庄园历险记

在来到摩洛哥之前,被一众“北非花园亲历记”刷屏,最惹眼的却是没什么人听说过的“舍夫沙万”,它看起来像非洲版的希腊圣托里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