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丹吉尔被骗一次,摩洛哥就通关了一半

在丹吉尔被骗一次,摩洛哥就通关了一半

叶酱  ·  8月前

刚得知摩洛哥免签的消息后,没多想就立刻买下了一张从Algercias到Tangier的船票。

陌生到连拼写都记不住的地名,只知道前者在西班牙南端,后者在摩洛哥北部。船票是为了应付出发时航空公司的check-in,对于如何抵达、免签的政策究竟实施得怎样,一无所知。

但也没什么大不了,既然城市存在,必然有抵达方式,剩下的就是如何抵达而已。


先在塞维利亚搭上一辆疯狂顺风车去Algercias,狂放不羁的司机小哥飙到150码+,行至一半突然缓缓转头,“sorry,我开错路口了。”

得知我下一站是摩洛哥后,小哥表示担心,“那里不安全吧,不过这只是我的意见,你有你的人生啦。”

我心想,“明明是坐你的车更危险好嘛,我连kindle都拿不稳,接下来的人生可交在你手里呢。”


到码头等船时还有些紧张,万一海关还没有得到新政策的通知,万一需要在双方势力不均衡的情况下撕逼,万一卡在这里,就会报销去土耳其的机票,那是我30天申根签证的最后一天,严丝密扣的行程已无回旋余地,只有打道回府一条路。

也很好奇,免签之后是否有中国人走过这条幅海上通道,万幸没人多问一句,顺利拿到纸质船票、过关,和一群体格硕大、永远带着无数个大箱子的阿拉伯妇女一同上了船。

刚想找个位置休息,却发现大家秩序井然地在船舱内排起队来,尽头是一张木头桌子,摆着一台老式手提电脑、一个纸板箱,就像街上常见的手机贴膜摊,只不过人人手里攥着护照,难道是海关?


“直布罗陀海峡上的移动入境处,”多么浪漫且高效,漂浮在大海上,地理和身份上双重穿越国境线,摩洛哥人挺会动脑子的嘛。

才感叹完,却发现过了点船根本没动,所有人在排队,缓缓移动,直到快结束才开动。一共一小时航程,硬生生延迟了45分钟入境。

随意买的船票果然有问题,下岸是离丹吉尔市区50多公里的Med-2,相当于隔了几个城的二号航站楼。下船去坐摆渡车,边检警察就这么堵在车门口查入境章,真是任性得可以。


二号码头出来,“轰”得被丢入一片炙热和荒凉的孤岛,不能更糟糕。出租车开价极高、火车票窗口关门,据隔壁银行的大哥说,售票员好像吃饭去了,迷之巴士站也毫无踪影。

在空无一人、地面像镜子般反射出阳光的路边等着一辆不知是否会来的巴士,好像没有比这更绝望的事了。

幸好,和三位摩洛哥小伙子拼到一辆出租,讲好价钱,没想到这坐了五个人的车子还一路带人,最夸张的时候前座塞进三个小伙子。

▼这位戴gucci帽子的小哥你屁股不疼吗


哎,要重新开启非洲模式了!准备战斗吧。

到了丹吉尔市区后再换乘市内的士,跟坐云霄飞车似得上坡下坡七拐八弯,终于停在一条巷口,“进不去medina(老城),你再走一一段吧。”

行李箱轮子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颠得快罢工,最后被几个小男孩领着到了旅舍门口,千辛万苦,坐在前台等入住,隔壁一位卷发小哥就贼兮兮地凑上来搭话了。


大概在欧洲一个月受够了冷清和距离感,一下子忘记了所有防备、警惕和实战经验,放好东西准备出去觅食,却被等在门口的卷发小哥顺势跟随,“哈罗,我叫穆哈穆德,让我带你逛逛老城吧,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告诉我。”

目前急需的应该是买一张电话卡,小哥用阿语一番交涉后,我付了50迪拉姆(35元),据说里面有不可置信的5个G流量,可以用一个月。


小哥嗖嗖带我爬坡直上城顶可以眺望大海的地方,墙壁都刷成毫无设计可言的五颜六色,美而不自知,路边躺满了懒懒散散的猫咪,在毯子上互相靠着腿脚睡成一排。

穆哈穆德英文不错,但总搞不清副词,看我遇见猫这么欢喜就狂说“摩洛哥very cat”,想表达有好多猫,却变成了摩洛哥好猫性。


随后把我带到海边的café hafa,见我怕甜,又连连说“very sugar”,在他的英语词典里,形容程度只有very一个词,听起来倒是怪可爱的。

前往café的路上,我才慢慢清醒过来,难道穆哈穆德是传说中的野导游?无数攻略里都提醒要小心的摩洛哥野导游,不会前脚刚进门就被我遇上了吧。


他的行为也令人越来越费解,一路上自己掏钱买大饼,在café也是他付茶钱,丝毫没有问我要的意思,仿佛就是一位热情好客的丹吉尔小伙子,希望跟涉世未深的外国姑娘练练英语。

很快,野导的意图就露出端倪了,我表示想去市场买点水果,他却带着我左兜右转,跑进了一间黑黝黝没有人气的香料店,有预感,好戏要上演了。

这一堆乱七八糟的香料都是什么鬼

这一堆乱七八糟的香料都是什么鬼


果然,一名披着白大褂的老头子出场,只是想显得很专业,却用不带任何感情的背书口吻一口气介绍了十几种香料,“这个可以帮助你睡眠,那个对心脏很好,还有这个,可以涂在身上对什么都好。”

最后直接把一堆香料塞到我手里,“你买回去吧,”意思明摆着。


穆哈穆德看到我很犹豫的样子,跑过来解围,“不想买可以不买噢,完全没有问题!”他一脸的尴尬和不好意思,让我对他身份的怀疑又产生了一丝动摇。

几乎是相对无言走了一路,快到旅舍前的最后一个转角,穆哈穆德停下了,深情忸怩,却又不明说。

我故意装傻,他就急了,伸出手说10欧。我本能地想转身逃回旅舍,但想想不付钱终归是没法解决问题,不如还价吧,“最多5欧!”


小哥接过钱,反问我,“Are you happy?如果你觉得更不开心,我把钱还给你。”

这一招真狠,说心里话,他带我逛的方式并不让人反感,我也挺开心的,我要告诉他的点在于,“你应该一开始就告诉我要收费,这种做事方式是不对的。”

我怎么能违心承认自己不开心,只为了把小费拿回来呢。
 


虽说被这件事搞得很糟心,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至少真的带我去到了一个很local的好地方——café hafa。

依山而建的阶梯式格局,进门从上往下走,每一层都是无敌海景,如果远处有舞台,那就是绝佳的剧场。第二天,我决定独自再去那儿,安安静静地喝上一杯茶,看看海。 


第三世界的有趣之处是,总会有预期之外的偶遇砰砰砰地砸过来。快到café hafa门口的路上,有位欧美长相的大叔超自然地跟我搭话,表示可以带着我一起喝茶,进去后把我介绍给了两位20多岁的姑娘,让我们同桌。

“大概是一家人吧,可能觉得我和女生坐一起比较好。”我给自己解释。两位姑娘是闺蜜,下班了后相约来喝个茶、聊聊女生的小心事,且并不认识刚才那位大叔。

这里的café相当松散,主要供应摩洛哥的国饮薄荷茶,客人可随意自带大饼和甜品,姑娘们拿出一个油纸包,几块阿拉伯式蛋糕,一个价廉物美的下午茶就诞生了。


只是姑娘们英文实在不好,靠着Google翻译从阿语转到英文再转到中文,痛苦得简直想提议“我们就享受静默看海喝茶也好”,然而连这个意思都无法传达。

喝完茶,互加了facebook和一阵自拍后(全世界的姑娘都爱自拍合影啊),她们表示要带我去另一个游乐场,我却发现刚买的电话卡上不了网,所谓5个G的流量已用完,被坑了果然!急着去找电讯公司,只好跟她们匆匆拥抱告别。


进入hard模式后,似乎又重新找回了旅行的乐趣。经丹吉尔的野导游一役,后面的整个摩洛哥之行倒受益不少,至少不那么容易从我这儿骗到黑心钱了。

回到旅舍,上铺刚住进一位胖胖的奥地利姑娘,她第一次来中东国家,用几倍的价格在市场买了件女式阿拉伯长袍,兴奋地给我演示神奇穿法,接着困惑地问,“你知道哪里能买到啤酒么?”

“穆斯林国家一般没有酒精饮料卖啊。”

“oh,my god!那他们要怎么办,居然没有酒喝!”她表现出一副替她们觉得活不下去的样子。

“但有水烟抽啊,要不一会带你出去试试。”


姑娘对穆斯林国家的习俗一无所知,一路重复着“天哪我的上帝”,此刻我们走在寻找水烟馆的路上,直到半个月后,我才知道这个国家控制公共水烟馆,一个城市只有寥寥几家获得特许经营,多数人在自己家抽。

那时我表现得俨然像个中东世界的熟客,却忘了有一种美德是不要小看任何一个陌生的新世界。



叶酱

曾在京都游学,最爱吃的背包客,去过两百多家米其林餐厅,现在是满世界找吃的自由撰稿人、旅行体验师



#非洲#摩洛哥#丹吉尔#旅行

叶酱

旅行的意义就是吃吃吃

公众号:叶酱的孤独星球
ins:叶酱
知乎:叶酱的孤独星球
关注
取消关注

414赞

发布于2019-03-03

收藏
分享

分享到微博

微信扫一扫

叶酱的孤独星球

吃过30多个国家上百座城市的我,永远是为了美食而上路,体验精致的米其林餐厅,也深入到接地气的路边摊。

订阅
取消订阅

全部评论(2)

有什么想说的嘛?

IAmChrisTang

其实还挺吓人的不是么。。。

4月前 · 回复

郭泓霖

那几只懒洋洋的猫咪实在太可爱了~

5月前 · 回复

推荐文章

索维拉,总有那些美好邂逅来抚慰你的心与胃

一来摩洛哥之前,我并没有听说过索维拉这个地方,直到舍夫沙万的西班牙清真寺。偶遇一位北京来的大叔,我们在同一个俯瞰蓝色小镇...

摩国之北 | 没有星光时我们总沉迷于大海

你听说过摩洛哥的海吗?每当人们提起摩洛哥常把撒哈拉挂在嘴边,很多人不远万里,长途跋涉,只为了在撒哈拉度过那梦幻的一夜。比...

唯有名字美丽如初——卡萨布兰卡

凡是去过卡萨布兰卡的人都会告诉我,这是一个只剩下名字很美丽的无聊城市,里克咖啡馆是后人造的赝品,服务态度差、东西贵且难吃...

没有在菲斯迷路,只不过迷失了自己

一无论再怎么奇妙美丽的地方,无论再怎么习惯漂泊,旅行到一定时候,总有那么个“需要歇一歇”的临界点。出发一个多月,在欧洲赶...

内罗毕与危险共存

危险这种东真的西是很难肉身感觉到的,真要感觉到也就完了。要我说呢,满世界跑遇到恐怖袭击的概率,并不比在平常生活的城市遇到...